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bdsm,新手必看

“嗯!”提到刚才发生的事情,郭小美脸色绯红穿着衣服和裤子,点点头不敢说话。

  等郭小美穿好衣服之后,刘为民忍不住开口朝她问道:“你没事,干嘛跑到这里跳水自杀呢!要不是遇见我的话,你这条小命真没救了。

  ”刘为民也弄不清楚,郭小美没事为什么要跑到这来自杀,真是太意外了。

  “我也不想的。

  ”郭小美说到这,眼神里一片黯然。

  经过这次大难不死之后,她也彻底想开了,好死不如赖活着,死亡真的需要莫大的勇气才能完成啊!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在面对刘为民的时候,郭小美很想把心里的委屈都和刘为民坦白。

  或许是刘为民咱的慈眉善目,老实可靠。

  又或者是刚才两人发生了超友谊的关系,所以郭小美才这么容易朝刘为民敞开心扉吧!总之,在她的心里,不知不觉中已经有了刘为民的位置。

  然后她就把自己的遭遇,一点一滴朝刘为民解释起来。

  原来自从那日回家之后,赵元彬的父母隔三差五就数落郭小美是一个不能下蛋的母鸡,整天只会浪费粮食。

  这让郭小美心里十分的委屈和伤心。

  本来生不了孩子不是她的问题,只不过她为了顾及丈夫的面子,什么委屈都往肚子咽。

  谁知道赵元彬的母亲得寸进尺,今天居然一言不合给了郭小美两巴掌。

  这下让郭小美心里压抑的委屈彻底爆发出来,只见她一时想不开就跑到了这南头山,然后躲在水潭边上偷偷哭泣。

  再然后发生的事情,不用她说,刘为民也全都知道了。

  听完郭小美的述说,刘为民这才发现她的右脸有一个淡淡的手掌印。

  “你一定很疼吧!”刘为民说完这话,右手不自觉摸着她的右脸,一脸关心道。

  “嗯!”摸着他伸来温暖的大手,还有眼里怜惜的目光,让郭小美心里一阵感动。

  一个见过一次面的男人就能如此关心人,而自己的老公却对她冰冷漠不关心,这些都已经彻底伤害了郭小美的心。

  “刘医生,谢谢你。

  ”郭小美一脸感动望着刘为民,然后扑在他怀里低声抽泣起来。

  “我真的很痛苦啊!”“没事,没事了。

  ”刘为民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嘴里轻柔说道:“不管你遇见什么事都不要怕,一切有我。

  ”郭小美听见他这关心的话语,顿时心里的感动更加泛滥和增强了。

  而美人入怀的刘为民,闻着郭小美身上的香味,刘为民忍不住心动起来。

  扑入刘为民怀里的郭小美,察觉到有东西顶着之间小腹,顿时娇颜上满是羞涩的红晕,嘴里忍不住开口问道:“刘医生,你,你还想要啊!”“嘿嘿!刚才还不过瘾,我们再来一次!”看见郭小美脸色潮红的模样,刘为民心里一动,嘴里忍不住调笑起来道。

  看见刘为民此时的模样,还有刚才的疯狂,郭小美是彻底吓着了。

  她没有想到刘为民看上去年纪大,可是身体素质一点也不比年轻人弱,刚才都已经战斗了几次,现在有蠢蠢欲动了。

  “我告诉你一个保准生孩子的诀窍。

  ”刘为民在郭小美耳边吹着气,轻声说道。

  “什么诀窍?”生孩子可是郭小美心里最迫切的愿望,现在听见刘为民这么说,她忍不住心动开口问道。

  “那就是……”刘为民说到这,安双作怪的大手,顺着郭小美衣服深入其中,攀上她胸前鼓起的内衣里,然后一脸享受揉捏起来。

  “每次完事之后,你要抬着屁股,等种子留在体内半个小时,不出一个月,你一定能怀上孩子。

  ”“真的吗?”胸前受到刺激的郭小美,忍不住低声嘤咛一声,右手紧紧抓着刘为民的背,然后两个人又滚在稻草上。

  不一会,房子里又传来两人的喘息声,还有人影彼此起伏的画面。

  又一次激情过后,郭小美躺在刘为民的怀里,双腿夹紧,面上潮红闭着眼睛享受刚才的欢愉时刻。

  “小美,就让我借给你种子吧!”刘为民撩拨着郭小美胸前的雪白,嘴里突然开口说道。

  “嗯!”郭小美闭着眼睛,回答道。

  反正现在他们都已经这样了,郭小美也不想在找别人了。

  而且刘为民的给她的感觉十分美好,在没有谁比他更合适了。

  傍晚的时候,有温存了一会之后的刘为民和郭小美在约定下次见面的时间之后,一起下山去了。

  “刘叔,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呢!”正在做晚饭的林兰花看见刘为民一脸轻松模样,顿时眼里满是疑惑开口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林兰花总觉得今天的刘为民神情有些不太一样。

  而且在他从自己身边路过的时候,林兰花居然在他身上闻到了女人的味道,虽然这个味道很淡,可是鼻子灵敏的林兰花知道,刘为民一定是去找女人去了。

  “我今天去给我父亲拜祭了。

  ”面对林兰花疑惑的表情,刘为民一脸不以为意,嘴里解释起来道。

  “对了,今天有病人来看病吗?”刘为民嘴里打着哈欠开口问道。

  今天消耗体力太严重了,就算刘为民的身体强悍,也有些扛不住了!“没有!”林兰花望着刘为民打着哈欠的模样,顿(幼儿益智故事)时一脸关心道:“只有几个来买了一些感冒药。

  ”“刘叔,你要是累的话,先去休息吧!”林兰花看到刘为民打着哈欠的模样,连忙一脸关心问道。

  “也行,一会你们做好饭菜给我留一点就行了,我想去睡一会。

  ”刘为民望着正在桌子上写作业的王桂,朝林兰花嘱咐几句之后,就会自己的诊疗室休息去了,在这诊疗室的旁边,刘为民有一张床上,平日他都是睡在诊疗室里。

  “嗯!”林兰花望着刘为民走进诊疗室,然后关上房门之后,面上的表情五味杂瓶。

  她对刘为民出去找女人的事情,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空落落的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不见一样。

  “咦!不对啊!”林兰花心不在焉了半天,最后却反应过来,以她的立场不应该生气啊!虽然刘为民想要认王桂做干儿子,可这些话都只不过是顺嘴一说而已。

  再说了,她以什么立场生气呢!想到这,林兰花顿时面若潮红,她貌似想得太多了一些。

  “不行,我要给刘叔找一个媳妇了,要不然的话他出去和那些女人乱搞,惹出脏病那就不好了。

  ”林兰花紧握着手里的汤勺,忍不住在心里暗暗说道。

  其实林兰花根本不知道,她这是典型的吃醋心里,在不知不觉中她已经把刘为民当成了自己生命里的第二个男人。

  只是这时候她还没有彻底明白,心里的真实想法而已。

  或许是因为昨天和郭小美的大战太过消耗体力,所以刘为民第二天日上三竿才从床上打着哈欠起来。

  等他醒过来洗漱之后,打开诊所的大门,然后坐在诊疗室,吃着林兰花给他留下的烧饼。

  然后望着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百无聊赖的发着呆,然后回味着昨天和郭小美的大战细节。

  “老天果然对我不薄啊!”刘为民脑嘴里吃着烧饼,面上忍不住傻笑起来。

  “老刘,你大清早的坐在这里傻笑什么啊!”正当刘为民坐在办公桌后面傻笑不已的时候,他从小玩到大好兄弟,南头村的村长陈大孔带着一位年轻小女生走了进来。

  陈大孔从刘为民手里抢了一个烧饼之后,若无其事大口吃了起来,然后朝刘为民开口说道:“老刘,我有点小事,想请你帮一下忙。

  ”刘为民看见陈大孔一点也不怕生,拿起自己烧饼吃起来,这让刘为民的心里忍不住一脸郁闷,这家伙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也不拿自己当外人啊!“什么事?”听见这话的刘为民,面上一愣,然后望着他身后年轻女人,忍不住开口问道:“这位是……”“他是我侄女,陈怡。

  ”陈大孔三两下把手里的烧饼吃完之后,连忙朝刘为民介绍起来道。

  “今年刚从的医学院毕业,是一位实习医生,我想让她在你这里待上一年。

  ”“这怎么可能!”刘国听完陈大孔的介绍,面上一阵有些不解开口问道:“她既然是医生,不在大城市的医院实习,跑到我这乡镇给私人诊所干什么?”在刘为民看来,这陈怡来自己的诊所,似乎有些大材小用了。

  这时候,只见陈大孔一脸苦笑道:“她这不是摊上事了吗?”“什么事?”这下刘为民顿时来了兴趣,开口朝陈大孔问道。

  谁知提到这,陈大孔一脸苦笑道:“谁说不是呢!可这个丫头,在市医院实习的时候一不小心得罪了人,我没有办法也只能让她来找你这躲避了。

  ”在刘为民怀疑的目光下,陈大孔只能把陈怡所做的事情详细给刘为民介绍起来道。

  原来陈怡今年从省医科大学毕业,然后去了市里医院实习。

  谁知道实习的时候,一位有钱人家的少爷对动手动脚的,然后陈怡气不过把这少爷给狠揍了一顿,然后让他不能让人道了。

  “噗!”刘为民听到这差点把嘴里的茶水给喷了出来,这个丫头也太好太狠了吧!虽然刘为民没有亲眼看见这个场面,可是他的双腿却忍不住夹紧,下面感到一丝寒意,这对男人可是完完全全的要害啊!“她居然把人家的家伙给废了,那问题可严重了许多啊!”刘为民也没有想到陈冬的侄女居然这么厉害,居然能把那富家大少爷给弄成残废。

  人家传宗接代的工具被他弄残废了,人家还能饶了?果然陈大孔听见刘为民的感叹,顿时忍不住一脸无奈苦笑道:“谁说不是呢!这丫头仗着练过几年跆拳道,出手没轻没重的,当时出事之后连忙离开市里,连家都没回就躲到我这来了。

  ”陈大孔说到这,一副诚恳的表情望着刘为民道:“就让她躲在你这,平日里给你打下手,工资不用给,吃饭问题和你们一起吃就行了。

  ”刘为民挺听到这话,顿时心里忍不住一阵苦笑,自己这都快成收容所了。

  他让林兰花过来,不过是打着歪主意,想把林兰花变成自己明媒正娶的媳妇,收留这陈怡图什么呀!不过,刘为民一想起自己和陈大孔那可是从小穿着开裆裤一起长大的兄弟,而且在他服刑的时候,是陈大孔给他父亲披麻戴孝,送终的,这个人情他必须还。

  再说了,那个富家少爷在有能耐,还能查到这穷乡僻壤不成。

  想到这里,刘为民的拍着胸口朝陈大孔开口保证道:“行,反正我这房间挺多的,让她留下来帮忙吧!我们吃什么,她就吃什么。

  ”“这敢情好啊!”陈大孔听见这话,顿时紧绷的面容上一松,连忙拍着刘为民的肩膀,直呼他够仗义。

  虽然来之前陈大孔心里有很大把握刘为民会答应,可这种事情刘为民答应是人情,不答应是本份。

  毕竟陈怡的确是在外面惹了事,这才跑出来的。

  既然刘为民答应收留陈怡,陈大孔连忙让站在一旁的陈怡和刘为民见面,让他们互相认识一下。

  不得不说,这陈怡果然是一个美人胚子,要不然的话她也不可能引起富家少爷的垂涎,甚至对她动手动脚的。

  弯弯的细眉,明亮的黑色眼珠里比林兰花这种农村女人多了一丝灵动,还有自信之气。

  而且因为她练过几年武术的缘故,所以陈怡的眉宇之间还多了一丝英武之气,让人看过之后忍不住把她记在心里。

  “小怡,叫刘叔啊!”陈大孔看见陈怡过来之后一直站着在那,又不叫人的呆滞模样,让陈大孔忍不住着想要多剁脚,这丫头怎么不会看脸色啊!“刘叔,您好!”在陈大孔的压迫下,陈怡有些不情愿叫着刘为民。

  “嗯!”对陈怡一脸不情愿的表情,刘为民心里一脸不以为意,人家毕竟是城里人,而且还是省医科大学的毕业生,现在却要躲在这乡下诊所里,给他这个土医打下手,她心里自然满腹牢骚。

  身份不对等,陈怡对自己有意见,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毕他不会和陈怡一般见识的。

  “既然我答应了你叔叔,让你留在这,就一定会照顾你的。

  ”刘为民说到这,想了想又继续说道:“既然你也是医生,一会有人来看病,你就负责给病人看病吧!至于你住的地方,等兰花回来之后,再给你安排。

  ”刘为民说完这话之后,起身把陈大孔送到了诊所外边。

  “老刘,请你见谅,小怡这孩子被我大哥和大嫂宠坏了,希望你不要介意啊!”走出诊所之后,陈大孔一脸歉意朝刘为民叹息道。

  听见他的话刘为民一脸不以为意道:“没事,我们都一把年纪了,怎么会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呢!”“也是!”陈大孔听到这也觉得是这个道理,毕竟他们都一把年纪了,又怎么会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呢!陈大孔说到这,突然一副意味深长望着刘为民,嘴里忍不住调笑起来朝他道:“老刘,你小子是不是对林兰花有什么想法呢!”“这,这怎么可能!”刘为民陈大孔这么突然一问,顿时神情有些慌张,嘴里连忙解释起来道:“你想什么地方去了,我是那种人吗?”“你这家伙跟我,你还玩什么心眼啊!”陈大孔看到刘为民打死不承认的表情,顿时嘴里忍不住笑着开口鄙视道:“就算你们在一起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如果刘为民真的和林兰花在一起的话,陈大孔也是乐见其成,毕竟他们两个人都是苦命人,在一起过日子也无可厚非的。

  “你是不是在村里听见什么闲话?”刘为民对于陈大孔这么问,顿时心里忍不住一阵紧张,开口询问道。

  在乡下地方,有时候流言真的会害死人。

  对于这些流言,刘为民自然不会放在心上,可是林兰花一个女人,又带着一个孩子,要是被其他人污蔑的话,以后她还怎么在村里生活下去。

  “大家大家都不是傻子,你这么照顾林兰花,还出钱送她儿子读书,就是一个明眼人也看得出你对林兰花有意思了。

  ”陈大孔拍着刘为民的肩膀鼓励道:“既然你看喜欢人家,就出手要快,这样村里人就不会说什么闲话了。

  ”其实这几年因为电视,还有年轻人都外出打工的缘故乡民们的想法也开明了许多。

  “这,这个以后再说吧!”因为他和陈大孔都是几十年的好兄弟,所以他也不想瞒着陈大孔,然后点头道:“你侄女在我这,你就放放心好了,我不会让她受到半点委屈的。

  ”陈大孔听见刘为民的话,面上十分满意道:“有你在我当然放心了,那丫头就是这种臭脾气,你多多见谅一下。

  ”两人寒暄几句之后,陈大孔就离开了刘为民诊所。

  离开之前,刘为民询问了一下修路的情况,结果陈大孔却是苦笑不已告诉刘为民,修路的事情又凉了。

  对于一点,刘为民也有些无可奈何,毕罗汉看到这里竟这些都是政策安排,他一个普通人根本没有什么能力去管这些多余的事情。

  刘为民回到诊所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乡民前来看病,而陈大孔的侄女陈怡正在刘为民的位子上给病人看病。

  刘为民看到这并不说话,站在旁边望着陈怡给病人看病。

  不得不说,陈怡的确是不愧是省医科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只见她坐在刘为民的座位上熟练的给病人看病,然后写下看病记录。

  “你这是吃错东西,肠子发炎而已,我给你挂几瓶药水就好了。

  ”陈怡在病人腹部看了一下之后,朝病人开口道。

  这个乡民捂着肚子一脸痛苦,朝陈怡道:“医生,赶快给我输液吧!我肚子都快疼死了。

  ”“好的!”陈怡听见这话,赶紧起身给这病人配起药水来,结果却被刘为民拦住。

  “刘叔,你这是什么意思?”陈怡虽然嘴里说得客气,可是语气里对刘为民却没有半点尊敬。

  “他不止肠炎犯了,而且肝脏也有问题,给他加一点治疗肝病的药!”刘为民仔细查看了一下病人的情况之后,朝陈怡开口说道。

  “肝病?”陈怡听见这话面上一愣,眼里满是疑惑望着刘为民道:“刘叔,你没有看错吧!他明明是肠炎,怎么会有肝病呢!”看见她一脸不服气的模样,刘为民轻轻翻开乡的眼睛,指着眼底深处想淡淡的黄色素,道:“你自己来看吧!”陈怡听见他的话,一脸疑惑上前望着乡民眼底黄色的细肉,在听从刘为民的方法,轻轻敲着患者肝脏的位置。

  结病人疼痛感更加强烈,甚至满头冷汗,脸色惨白不已。

  “疼死我了!”不仅如此,这个乡民被陈怡用手轻轻一按之后,整个人疼痛增强,生不如死。

  听完刘为民的解释之后,陈怡的眼里看向刘为民的时候,再没有什么藐视和看不起的目光。

  在给乡民配好药水输液之后,陈怡来到刘为民面前开口问道:“刘叔,你怎么知道那个病人的肝脏有问题?”这时候陈怡实在是没想到刘为民,光凭一眼就知道病人哪里病了,这技术也太牛逼了吧!面对她的疑惑,刘为民一脸不以为意道:“这没什么大不了的,熟能生巧而已。

  ”陈怡听见刘为民的话,顿时不敢再瞧不起刘为民了。

  他和乡下那些坑蒙拐骗的庸医不一样,是真的有本事的人。

  在看到陈怡服气的眼神之后,刘为民心里一脸满意的模样开口朝她道:“刚才那个病人因为长期喝酒抽烟的问题,再加上经常熬夜,身体里的毒素不断累计在肝脏,从而引发肠炎。

  ”刘为民说的着,然后从旁边的药房里抓出几副中药包好,然后递给陈怡开口说道:“一会那病人输完液之后,让病人拿回去熬药喝,这些药对肝病有很强的疗效。

  ”“中药?”陈怡听见这话,在看桌上刘为民包好的中药,面上一副讶异的表情道:“不是说中药都是骗子吗?”在她学习的医疗知识里,中医都是那些跳大神,喝符水治病的骗子而已,一点都不靠谱。

  

那人似乎是看到了老金脸上的慌张,顿时笑出了声,对老金说道:“没想到你竟然还好这一口,看来宋玉的判断没错,你就是喜欢这个小姑娘了,不过话说过来,你这眼光不错,有机会我可是要尝一尝这滋味的。

  ”“我草泥马的,有本事冲我来啊,对无辜的人下手算怎么回事?难道你就这么点本事吗?”老金怒了,他再也压不住怒火了,现在他算是清楚了,昨晚宋玉就是给他下了一个套,而且还是一个死套。

  他还以为只是简单的深夜寡妇寂寞空虚冷了,想找他探讨人生了。

  “嘿嘿,看你这样子还是当年那个叱咤风云的金成吗?”身后那人冷漠的笑了一下,说道:“别着急,这只是开始,当年你让我失去的,现在我都要还回去!”听着身后说话的人,老金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当年那些事也是没有办法才做的,毕竟人这一辈子有时候站错队了,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选择很重要,机会也很难得,但只要是你选错了路,就真的很难回头了。

  现在跟他说话的这人就是这样,当年本来他是站在老金这边的,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变成了墙头草,对老金这边倒戈相向,以至于老金不得不出手解决了他。

  为此老金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只会最后还是没有把他揪出来,因为老金压根就没见过他,他们从最开始的合作,到后来的对抗,都是在无形中进行的。

  沉默了一会,老金说道:“我不管你想要什么,或者是你想要干什么,但只要是你敢出手伤害无关的人,我一定会让你体会到什么是绝望,什么是万劫不复的滋味。

  ”老金的语气很冰冷,好像他在他身边都能感觉到寒冷一般。

  但他身后的人好像是不为所动,依旧播放着那段画面,冷笑一声,就说道:“你现在还有资格说大话吗?这么多年,你不也是什么都没有了?你那什么跟我对抗?”忽然被人戳中伤口,老金感觉很无力。

  确实这都多少年过去了,他的那些伙伴一个个都不知所踪,现在要是还要跟他对抗,自己拿什么跟他对抗?自己么?如果单凭他自己,只怕是只能看着这人一个个的伤害他身边的人,伤害他在意的每一个人,到最后再连同他一起报复了。

  这是老金不愿意看到的,这是这时候他确实什么办法都没有。

  索性老金心一横,说道:“你杀了我吧,我认输。

  ”他也是鼓了很大的勇气才说出这样的话的,因为他也不想这样,但是有什么办法呢?难道看着一个个无辜的人遭受毒手?“呵呵你觉得我会杀你吗?如果我想杀你,你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老金身后的人又冷笑一声,接着说道:“我要看着你,看你绝望无助的样子,让你也体会体会身边每一个在乎的人都离你而去你却什么都做不了的样子,这些都是你给我的,现在我全部还给你!”说这句话的时候,老金身后的人好像是在吼一样,吓了老金一跳,他都没想到身后的这人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好,你要是现在不杀我,那就等着看吧,我以前是怎么让你输的一败涂地,这次也会让你一败涂地。

  ”老金深吸一口气,说道。

  现在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对方真的动手,那他就是玉石俱焚,也不能让他得逞。

  “好好好,我等着你的回应。

  ”说完,这人就关上了投影仪,让整个房间归于黑暗,归于寂静,管都不管老金,开了门出去了。

  老金顺着他开门的瞬间,看到外面的月光,大概猜出来现在已经是深夜了。

  忽然一下子被黑暗包围住,老金感觉很无助,但心里还有一股怒火在蔓延开来,又让他感觉到无尽的动力。

  慢慢的他竟然直接是睡着了,等他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了,而且他还是被人给叫醒的。

  原来这里是一处废弃的工地,本来是准备拆迁了的,今天刚好有人来这里清理最后的东西,这才发现了老金。

  发现他的是一个农民工,看到老金的时候,赶紧给老金解绑了,不过没有报警。

  跟那个农民工道谢后,老金又嘱咐他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给了一些好处费,就走了。

  他也知道像这些人都是为了生活努力的人,跟他不一样,不会多事的,也挺放心。

  (爱女狂欢)回到诊所,已经是中午了,他刚到门口,就看到在他诊所门口站着一个俊俏的可人儿,这人不是别人,真是青青。

  只是她今天看上去,好像精神不太好,眉宇之间还透露这一股忧郁。

  老金本来是不想让青青看到他这幅狼狈的样子的,因为他的胳膊上还有被人长时间捆绑过留下的青紫的痕迹,但是青青这妮子眼尖,一下就看到了老金。

  “金叔你怎么才来啊?”青青看到老金,就小跑着,问道。

  老金不知道怎么说,就随口说了一句昨晚没睡好,起晚了才把这妮子给糊弄过去了。

  开了诊所的门,老金赶紧套上外套,免得被青青这妮子察觉出来。

  然后才问道:“青青啊,你今天来找我是什么事?生病了吗?”被老金这么一问,青青脸上顿时露出为难之色,两只白嫩的小手都纠结的纠缠在了一起。

  老金一看青青的样子,就知道有什么事,追问道:“到底怎么了,有啥事跟你金叔说啊。

  ”看着老金关切的样子,青青这才鼓起勇气说道:“金叔我……我想跟你借点钱……”听到青青要借钱,老金顿时不解的问道:“你借钱干什么?”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5716.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546.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7752.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6264.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4853.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2699.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2640.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d.aspx?47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