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歐美 巨乳,新手必看

张小帅落水的地方离着岸边并不是很远,他憋着一口气,不一会儿功夫就沉到了河底。

  并且,因为拥有透视眼的原因,即便是他闭着眼睛,也能够清晰的看到河底的情况。

  张小帅在河底四处寻找了一番,压根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

  正当他肺中空气用的差不多,想要浮上水面的时候,陡然间,他在不远处的河底泥浆里,发现了一个亮晶晶的东西。

  张小帅心里一阵激动,想着自己该不会是捡到宝了吧,连气都没来得及换,直奔那片泥浆而去。

  张小帅用手拨开河底泥土,发现果真有东西,只不过是一个锈迹斑斑的铁盒子!他心里又疑惑了,锈迹斑斑的铁盒子,怎么会发出亮光呢?心里想不通,张小帅也没有继续深想下去,把那锈迹斑斑的铁盒子抱入怀中,想要往河面游。

  只是等到张小帅抱起铁盒子时,才吃惊的发现,这铁盒子看似不大,却相当的沉重。

  他双脚踩在下方的泥土上,猛地一用力,只能借着双腿反弹之力,往河面浮。

  而正在此时,惊变突然间发生了!只见他脚下踏着的泥土,被他用力一踩,竟然塌陷出一个水中洞穴来!顿时间,往河面浮去的张小帅,就感受到一股阴冷刺骨的寒气从脚下洞穴中传来,令他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觉的自己浑身的血液都要被冰冻起来了。

  就连他怀中抱着的铁盒子,都险些没抓稳掉进黑黝黝、寒气逼人的洞穴里。

  张小帅心里吓了一跳,使出吃奶的力气往河面浮去,等到了河面,他依旧能够感受到脚下那股阴冷刺骨的寒气。

  当下,张小帅没敢停留,抱起怀中的铁盒子,麻利的游上了岸。

  张小帅所不知道的是,他前脚离开河底黑黝黝的洞穴,后脚那洞穴之中,就亮起一双绿油油、摄人心魂的眼睛!张小帅上了岸后没敢停留,抱着怀中锈迹斑斑的铁盒子就往家里跑。

  这铁盒子这么重,里面装着的该不会是黄金白银吧?张小帅感受着怀中铁盒子沉甸甸的重量,美滋滋的想着。

  不会儿工夫,他就回到家里,关好房门,满脸激动的开始研究打开铁盒子的方法。

  只是,他研究了半天,也没能把巴掌大小的铁盒子给搞开。

  张小帅心里一阵气结,从堂屋找来锤子,试着要把铁盒子给砸开。

  哪知道他砸了半天,这锈迹斑斑的铁盒子,依旧没打开,倒是把他自己的手指头给砸破了。

  张小帅看着自己肿的老高的手指头,心里可憋屈了。

  正在他心里犯愁怎么才能打开铁盒子的时候,沾染了他一滴鲜血的铁盒子,竟然“哧啦”一声打开了。

  一时间,张小帅脑袋有些反应不过来,一脸懵逼的傻愣在那里,连着手指上的疼痛也忘记了。

  “咔嚓!”张小帅满脸激动,双手颤抖的打开铁盒子。

  想象中一盒子黄金白银的景象并没有出现,却在盒子中看到了一本古书!张小帅之所以一眼认出来这是一本古书,也是因为这书上的文字,是与他家祖传医书一样的古字体。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武林秘籍?”张小帅见到盒子里装着的不是黄金白银,心里颇为失望,随后他就想到了另一种可能性。

  顿时间,张小帅的心又骚动起来,要真是那什么江湖失传的武林秘籍,岂不是发达啦!只是,当他迫不及待的拿起盒子里的古书,翻看起来时,心间再一次充满失望。

  “妈的,只是一本关于药材种植的古树,害的他白高兴一场。

  ”张小帅一脸沮丧的把那本古书往桌子上一扔,有些不死心的研究起铁盒子来,期望这中间有个夹层什么的。

  然而,他真的想多了,研究了半天,也没有什么新发现,顿时就如同泄了气的皮球般趴在桌子上。

  他实在是有些不甘心,开始翻看起这本关于药材种植的古书来。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本古书也不知道什么来历,竟然记载着所有药材的种植与培育方法。

  张小帅想到自家药田里还种着的药材,如获至宝般深读起来。

  利用他过目不忘的本领,仅仅一个多小时,他就把书中所有的知识记进脑海里。

  顿时间,张小帅对于药材的种植,又有了心得体会。

  说也奇怪,这古书中也提到了关于土质优劣的情况,难道自己的透视眼是与这药材种植古书配套的不成?一下子学了这么多事关于药材种植的知识,张小帅心里又萌发出再搞一次种药材的疯狂想法。

  不过,随后他就想到现在家里的情况,父母的态度,还有欠了村民们一屁股债的事儿,不得不扼杀这疯狂想法。

  第二天清晨,张小帅如同往常一样来到药田里浇水、锄草。

  想起昨天新学的种植知识,他就在药田里开垦出一块地,把一些地里的药材转移到上面培育。

  说也奇怪,经过一夜的休息,他的眼睛与身体的酸痛感,已经彻底消失不见了。

  张小帅试着用自己的眼睛分辨了一下土质的优劣,丝毫感觉不到昨天那股锥心般疼痛。

  看样子,透视眼每天并不是无限次使用,张小帅心(与漂亮老师的销魂之夜)中如是想着。

  回到家里吃完早饭,张小帅就从屋里骑出他那辆咣当咣当响的老摩托车,前往镇上。

  

这段时间赵钱休假,就一直住在女友夏露和她小姨秦柔合租公寓。

  夏露和秦柔根本不是亲戚,因为秦柔跟夏露的妈妈关系很好,所以秦柔就让夏露叫她小姨。

  秦柔,是个超级大美女,虽然已经三十五岁了,可因为是健身教练的缘故,保养得非常好,皮肤白嫩不说,身材更是完美至极,看起来顶多二十四五岁。

  要是和夏露坐在一起,说她是姐姐都不为过,这几天,赵钱都会忍不住偷看这个小姨子,好几次忍不住想要过去摸摸那撩人的身材,只有色心没那个色胆。

  今天晚上在他的软磨硬泡,正和夏露奋斗着呢。

  不过万万没想到是,自己女友的小姨子秦柔,居然正在门外看着他们的所作所为。

  “厉害!”秦柔两眼爆发出光芒。

  她自从跟男朋友分手后,就再也没有谈过恋爱,所以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是觉得空虚寂寞,特别是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小侄女男友的到来,每天晚上听着他们打情骂俏的声音,让她更是难受。

  今天晚上,她起来准备去上厕所的时候,隐约听到夏露房间的动静,鬼使神差下,她悄悄来到两人房门前,发现没反锁门,就打开一条缝朝里面偷看了起来。

  “宝贝,你爽不爽,刺不刺激!”赵钱大汗淋漓的说道。

  “亲爱的,你太……棒了!”夏露急促着。

  夏露也是一个美人胚子,身材五官毫不逊色秦柔,只是太年轻了点,身体还没发育完全,如今才二十岁,没有秦柔那一股子成熟的韵味。

  此刻,赵钱脑海里竟然浮现出小姨子的倩影,在他脑海里浮现,久久挥之不去。

  夏露撩了下秀发,“亲爱的,你轻点,别被我小姨听到了,那就不好了。

  ”“没事的,这房子隔音这么好,不会被听到的,再说了你过几天就要去出差了,今晚我们再来一次。

  ”赵钱想着这次夏露要出差很久,所以今天一定要吃个够才行。

  “唉呀!我不行了,再来,我就要散架了,最多只能用手帮你。

  ”夏露哼了一声,睫毛微颤,伸出纤细的手指按在那处。

  这样刺激的画面看在秦柔眼里,让她早已经湿了。

  “臭丫头,真不知羞耻。

  ”听到夏露的话,秦柔暗骂了一句。

  可她右手却情不自禁伸进身前的柔软,隔着衣服揉搓了起来。

  “嗯……”两片柔软随着手上的动作不停的抖动了起来,不断变幻着造型,中间的沟壑也时而幽深,时而变浅。

  随着夏露的动作,赵钱爽得不行,但这只是表层的爽快,他需要更深层次的体验。

  “宝贝,再来一次嘛?我憋着实在是太难受了。

  ”可夏露还是坚决的拒绝了,“不行,你那么厉害,人家现在都快散架了,你要是再提这件事,我就生气了。

  ”一听这话,赵钱只能作罢。

  不过秦柔听到这话,就感兴趣了。

  “那么厉害?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吃得消?”想到这儿,秦柔顿时觉得非常的羞愧,赵钱可是夏露的男朋友,自己怎么能这么想呢?不过这种念头她越想甩开,就越根深蒂固,身体越发的敏感,就连左手,也慢慢往下伸去……当手指触碰到那里的一瞬间,秦柔的身体下意识哆嗦一下,差点叫出来,她的身子实在是太敏感了。

  今天不知道为什么,那种感觉实在太强烈,让她情难自禁。

  “嗯……”秦柔轻咬着下唇,双腿交叉磨蹭着,她眯着眼睛,视线一直盯着赵钱那处,这让她非常兴奋,她手上的动作都不由的加快了。

  这些年也不是没有人追求过她,其中不乏有钱的老板和帅气的小伙子,可她不缺钱,受过伤的她,也不相信能有小年轻对她是真心的,所以还一直单着。

  但她第一眼看到赵钱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她心中对他有种莫名的好感。

  不知不觉的,秦柔感觉下身已经黏黏的了,她低头看了看,俏脸瞬间飞上一抹红晕。

  “嗯……”十几分钟后,就在她情绪高涨时,赵钱已经草草完事儿了。

  “唉呀,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弄得我身上都是。

  ”夏露赶紧拿纸巾擦手,她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兴奋,然后提着脏兮兮的衣服就往外走,吓得秦柔赶紧跑回了卧室。

  回到卧室后,秦柔脸红心跳,暗骂自己不要脸,不知羞耻,竟然会去偷看那种事。

  ……第二天早上,夏露去上班了,只剩下赵钱和秦柔在家。

  赵钱睡到自然醒才起床,准备去洗漱,可走到厕所门口的时候,突然听到里面有动静。

  好奇之下,他往里面一看,顿时张大了嘴巴。

  只见秦柔手里正拿着他的底裤,放在鼻子前嗅了嗅,一脸沉醉的样子。

  原来,秦柔起床洗漱完,看到昨晚上赵钱和夏露换下来的衣物,情不自禁想到了昨晚上他们大战的画面,于是就有了赵钱看到的这一幕。

  那种原始男人的气味,让她瞬间就沉迷了,她已经有很久没试过这种味道了,一时间尽然忘记自己没关门。

  而赵钱怎么也想不到,平日里一本正经的秦柔,私底下竟然会闻他的底裤。

  想到这儿,他瞬间有了反应,一想到漂亮的远房小姨,竟然是如此饥渴,如果要是……激动之下,他一不小心碰到了门。

  “啊!”秦柔惊讶一声,看到赵钱后,一脸惊吓,结巴的说道:“赵,赵钱,你起来啦!”说着,她慌乱的将底裤扔到盆里,满脸绯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赵钱压抑住心中躁动的心情,也没揭穿,装作很淡然的看着她。

  “小姨,你在厕所啊!我以为里面没人的,准备过来洗衣服的呢。

  ”秦柔松了口气,幸好没被发现,她灵机一动,柔声道:“你一个大男人洗什么衣服啊,正好我也准备洗衣服呢,顺便帮你们的也洗了吧,你去忙的吧。

  ”说完,她就端起盆,开始往里面放水。

  她脸上装出一副很淡定的样子,实则她内心早已经波涛汹涌,因为她眼角余光,看到了赵钱下身微微隆起……赵钱也没有推脱,只是说了句谢谢,就在外面洗漱了。

  吃完早餐后,他就坐在客厅里玩手机。

  而秦柔有跳健美操的习惯,她拿出毯子铺到地上,准备开始了她的练习。

  之前,她都是穿着比较保守的衣服,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她穿着一套紧身衣,露出小腹和肚脐,下半身则是紧身短裤,那一双雪白的大长腿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随着节拍的响起,秦柔跟着做起了健美操。

  “咕噜……”随着秦柔的跳动着,赵钱看得眼睛都直了,一双眼睛感觉要被秦柔闪瞎了。

  赵钱心想要是能跟秦柔一起做健美操就好了。

  夏露的小姨这身材真好得没话说,那凹凸有致的曲线,浑圆挺巧的臀部和坚挺饱满的柔软,分分钟刺激着他的神经。

  过了一会,秦柔停了下来,她的额头和脖颈就布满了汗珠,深呼吸几口气后,她这次没有再跳,而是摆了个姿势,只见她脑袋贴紧左腿,右腿朝上直直的翘起。

  看到这个姿势,赵钱顿时下面就有了反应。

  赵钱心中瞬间明白,为什么人们常说,健身的女人,都能解锁很各种高难度动作。

  想到这儿,他在心里重重叹了口气,以后一定要让自己女朋友去学习一下,这样以后她就能给自己解锁各种动作。

  与此同时,秦柔也察觉到了赵钱下身的变化。

  她心里有些开心,觉得自己风韵犹存,魅力依旧还是能吸引男人,这是做为女人,最得意的事情。

  “赵钱,有空?你能不能过来帮我一下?”秦柔眨巴着大眼睛,轻声道。

  赵钱一脸的尴尬,自己那里还有反应,这怎么走过去呢。

  眼看秦柔又催促了一句,他只好微微弓着身子,叉着腿走了过去。

  走近后,秦柔站直身子,擦了擦脸颊上的汗水,喘息道:“是这样,我准备做仰卧起坐,需要你帮忙,可以吗”“我怎么帮啊”赵钱脑海里闪现出那个画面,有些口干舌燥,下意识说道。

  秦柔没有答话,只是迅速躺在毯子上,然后双腿弯曲,娇声喊道:“快,帮我压着双条腿。

  ”赵钱赶紧走过去,坐在地上,双手压在秦柔的小腿上。

  随着秦柔,一上一下的来回做着仰卧起坐。

  一股特有的香味钻进他的鼻子,让他大脑一片空白。

  秦柔的腿没有一丝赘肉,非常有弹性,他忍不住手指动了动。

  “嗯……”一股痒痒的感觉传来,秦柔呻吟一声,一抬头,刚好看到赵钱支起来的帐篷。

  看着看着,她的脸颊越来越红,呼吸也变得急促,渐渐地,她感觉也有反应了。

  赵钱鼻子很灵,第一时间就闻到了一股特殊的气味,他皱着鼻子嗅了嗅,定睛一看,就发现问题了。

  这就湿了!赵钱满脸震惊,看来自己这个小姨,真是敏感啊!碰了几下就有感觉了。

  秦柔此刻觉得很羞耻,自己居然不争气的来了反应,肯定是被赵钱发现了,真是羞人。

  由于内心的羞耻,她用力过猛,身子直接往前甩去身体也由于惯性,紧紧贴在了赵钱身上,她的额头正好砸在那个地方……秦柔只觉得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觉席卷全身。

  她咬了咬下唇,声音有些颤抖。

  “赵,赵钱,你没事吧。

  ”“没事。

  ”赵钱这会儿也已经难受得不行,他真担心自己一时控制不住。

  就在这时,一阵钥匙开门的声音响起,秦柔吓了一跳,赶紧推开了赵钱,而赵钱也有些惊慌失措的回到沙发上,两人的反应,心照不宣。

  下一秒,夏露就走了进来,她手里拿着一份文件,穿着一身职业,身材玲珑有致,黑丝袜包裹着的大长腿,别具诱惑。

  “赵钱,小姨,我现在要去出差,回来收拾点东西。

  ”“不是说好过两天去吗?怎么现在就让你去了。

  ”赵钱回过神来,略微有点不爽的问道。

  夏露漫不经心道:“我也不清楚,公司临时决定的,让我今天就必须要过去。

  ”“要去多久啊!”秦柔忙问一句,说完,她和赵钱默契的相视一眼,然后彼此赶紧转移目光,竟有种怪异的感觉。

  “一个半月左右吧。

  ”夏露嘟嘟嘴,有些火急火燎的,“不说了,我得赶紧收拾行李。

  ”在她收拾东西得时候,赵钱坐在沙发上,已经压下了邪火,只是心里隐隐有一丝莫名的担忧,而秦柔,则继续跳着健美操。

  十几分钟后,夏露提着行李箱出来,“小姨,你可得把赵钱盯好,别让他偷吃啊。

  ”秦柔愣了一下,笑盈盈的说:“行,他要是敢偷吃,我就打断他三条腿,你就放心去吧,在外面注意安全,照顾好自己。

  ”夏露出门后,秦柔眼神奇怪的看了看赵钱,然后收拾好毯子,拿着衣服走进浴室。

  出了一身汗,身子还黏黏的,她得洗洗。

  也不知道为什么,秦柔并没有把门关严,反而留了一条缝隙,好像,她内心深处,渴望着被赵钱欣赏,想到一个年轻小伙子会被自己吸引住,她就觉得兴奋。

  而赵钱,听到窸窸窣窣的水流声,内心躁动,鬼使神差下,他小心翼翼的走到了浴室门口,屏住呼吸往里看。

  只见秦柔已经脱光了衣服,露出雪白的身子,沐浴露的泡沫挡住了两片柔软,她的手掌在上面来回揉搓,不断变幻着各种形状。

  看到这一幕,赵钱差点流鼻血,再次起了反应。

  “唔!”秦柔已经察觉到了门外的赵钱,她内心激动,抿着嘴唇,右手抬起,慢慢滑到大腿……由于是侧着身子,赵钱只能看到饱满的臀部,要是能捏一捏,弄一弄的话,让他少活几年都愿意。

  情不自禁的,赵钱颤抖着手拉开裤子拉链,活动了起来。

  虽然不能那个,但幻想一下,还是可以的。

  十几分钟后,赵钱的动作也越来越快,他身体骤然紧绷,紧接着颤抖了几下,爽得眼皮外翻。

  “呼……”赵钱长舒一口气,这才赶紧扭身回到沙发上,装作玩手机。

  不一会儿,秦柔穿上睡衣,打开浴室门,她一眼就看到了门口的一滩东西。

  她有些吃惊,竟然量有这么多。

  “可惜了,真是不懂的珍惜!”秦柔心里叹了口气,然后眼神瞥了赵钱一眼,从浴室拿出纸巾,蹲在地上,把地上给擦干净。

  看到这一幕,赵钱顿时紧张起来,自己怎么就那么大意,忘记把那玩意儿给擦干净了。

  不过好在秦柔收拾好出来后,就跟什么也没看见一样,和赵钱打了声招呼,就去健身房了。

  ……第二天。

  吃早餐的时候,秦柔亲自剥了两个鸡蛋放到赵钱面前,柔声道:“赵钱,多吃点鸡蛋,多补补身体。

  ”说着,她又给赵钱倒了一杯牛奶。

  赵钱愣住了,他来这么多天了,从来没见秦柔给人剥过鸡蛋。

  就(上课把女同学下面玩出水)在他愣神之际,秦柔又说了一句。

  “有些事情得节制啊,不然会伤害身子的。

  ”赵钱尴尬的干咳两声。

  秦柔看了看他,撩了撩秀发,然后倒了几滴牛奶在桌上。

  “有些东西,千万不能浪费,就像这牛奶,如果洒在桌子上,就浪费了,但如果喝进肚子里,那就有它的价值,这个道理你要懂。

  ”秦柔抿了一口牛奶,嘴角居然还挂着一丝牛奶。

  赵钱也不是傻子,当即就明白秦柔的意思,她是觉得自己不应该浪费啊,难不成她是在暗示自己……秦柔表面看似漫不经心,实际上暗暗打量赵钱,做为一个有阅历的女人,她懂得什么叫收放自如,立马转移话题。

  

金甲藩抿了口咖啡,在下祖上是韩国移民,然而在下与舍妹都是中国国籍。

  两人结合处早已花间泥泞究竟是哪个狐狸精,阿越会老实得告诉我嘛?鲁清任命的看着他的眼睛,萧北却突然松开了他的手。

  行行行,所以今天开车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啊。

  边吃饭下面还连在一起就在教学楼角落,一个安静的位置上。

  黄子轩不否认自己看到她的时候就不由地想起曾经的自己,那样孤寂却又没有人可以依靠,好像这天地间的浮萍一般,那种伤痛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体会的出来。

  半夜里夜凡不知为何哽咽了起来,惊醒了在一边的的娜儿,娜儿醒来后原本是准备因夜凡突如其来的一起睡觉的行为来一巴掌,可她察觉到夜凡在一旁的哽咽,她轻抚这夜凡的脸颊,此时的夜凡明显的熟睡着,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才开始如此哽咽,娜儿看着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举动,她鼓起勇气躺下,默默的从后面抱住了夜凡,在他身边轻轻的说着没事的便一起睡了。

  这样就谁都可以吃到自己想要的啦。

  两人结合处早已花间泥泞静静的空气中,顾灵听着老板温生的说着情况:说着,一个看不清脸的女人弯腰捏了捏陈子木的脸,然后继续和旁边的人聊天。

  但是在他回神的刹那间,在不远处的中国,好像有什么事发生了。

  看来德国骨科要向我招手了,不行,我是个正经人,不是什么死妹控!(作者∶哦?叶∶闭嘴,混账!)作为一名五好市民,三好青年我是绝对不会干出这种事的!嗯。

  两人结合处早已花间泥泞看你的吃相。

  妹妹有样学样,笑盈盈地往我快要满了的碗里继续恶作剧。

  做他男票??大乱斗??攻受?微信??抱歉徐芊,我现在不想听这些东西,请让我静一静。

  酷洛浅浅的笑了一下。

  这种事情也要掩饰吗?而且只要这几天忍气吞声,之后再把由夜甩掉不久可以了嘛?然后就和她say~goodbye了。

  安梦炀双手杵着地,差点扑进李轩怀里,李轩倒是真的双手护着安梦炀,下意识搂住了她的腰。

  边吃饭下面还连在一起这让他心情糟糕到了极点,也不再压制着自己,直接走到床边,一把将顾清虞拽了起来。

  天狐突然从床上爬起来两只手啪的一下扶住了我的脸,眼睛直直的盯着我看。

  两人结合处早已花间泥泞然而没有感叹的时间…..!不知道谁来了一句,顿时大家都哄笑起来。

  所有人都没有出声,除了吃惊,更多的是倾听。

  徐尘凌望着地图,5分钟过去了,身为榜单标志的蓝色消失,而所有小队(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的位置也再一次被刷新。

  只不过看来要穿多一点了呢,哈哈!刘许奈说道。

  

随后一脚已经踹在了他身上,那人直直的飞了出去,倒在地上捂着胸口有些不可置信。

  我虽然跟着他们打,但是却也注意了力道。

  以免到时候当街杀了人,到时候自己的麻烦可就大了。

  (被同学压在教室做了)这群混混看着厉害,但是各个身体虚弱,身体还不如中学生健康。

  一看这样,就知道平时没怎么锻炼。

  我在这群人中不断的游走,随手一挥棍子,就打中了一个人。

  混混们一棍都没打在我身上,倒是吃了我不少的棍子。

  我心中觉得好笑,连一点本事都没有居然还敢出来混。

  “就这点本事,还敢出来混?”我止不住的嘲笑。

  站在一旁拿着棍子的黄毛面色也不好看,对着自己的手下怒吼:“你们都给老子专心点,对准他用力的打下去,一定要他好看。

  ”他并不认为是我太厉害,只是觉得自己的手下轻敌了,所以才挨了这么多大。

  李静雪跟柳青青见我打了这么久,脸上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心里的石头倒是落了地。

  李静雪捏了捏柳青青的手指,冲她眨眨眼,颇有些炫耀的意味:“你看吧,我就说了我选的这个保镖很厉害,你还偏偏不信我。

  ”柳青青笑着点了点头:“好好好,就你的眼光好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行了吧?”听了黄毛的话,那群小混混心里也不信邪,拎着棍子又重新站了起来。

  只不过这次他们倒是颇为谨慎,并没有拿着棍子冲上来。

  他们站在一边,我与他们对立而战。

  小混混心里苦不堪言,他们也知道自己打不过我。

  但是老大的话又不得不听,站在最前边的小混混,一咬牙提着棍子又冲了上来:“老子跟你拼了,让你尝试一下我的厉害。

  ”其他人见状,也只能跟着打上了。

  李静雪见我们又要打起来,她也顾不得跟柳青青说话,目光落在我们的身上。

  一番打斗下来,小混混七仰八叉的倒在地上,不停的哀嚎。

  黄毛看向我的目光也变了,由张狂成了小心翼翼。

  我站在倒了一地的人中跟黄毛对立而望,黄毛被我这一眼给吓得心头一惊。

  黄毛手上的混子缓缓的落在地上,他咽了咽口水:“是…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我…对不起,我……”我还没怎么,只见两行清泪从黄毛的眼角流了出来。

  ……要不是情况不对,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做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呢。

  看着黄毛眼角的泪水,我把心里的话咽了进去。

  “行了行了,赶紧走吧。

  ”亏他还是他们小团队的老大,居然被我一眼给吓哭了。

  我心中有些看不起他,同样的对青龙帮也有些看轻了。

  小混混听着我这话,也顾不得身体的疼痛,捡起地上的棍子,跟着黄毛后面跑了。

  他们走了,我这才跟着两个领导打车去签合同。

  还好一切顺利,我跟着李静雪回了公司。

  我今天显露的一手,让柳青青对我也没了意见,看我也顺眼了些。

  “今天的人应该是青龙帮的人派来的,静雪看来你以后要小心些,千万不要单独出门。

  ”柳青青忧心的看着李静雪,跟她碎碎叨叨的说着。

  李静雪知道自己的闺蜜在关心自己,心中觉得格外的舒心,也跟着宽慰她。

  “对了。

  ”两人说着,李静雪这才回头冲我说:“车被刘艺给开走了,看今天刘艺光是说出了自己的名字,那群人就怕的不行,想来她的身份应该是不一般的。

  ”“今天的事情本来就是我们理亏,让小混混砸了她的车。

  我再给你换辆车,等会儿就让我的助理把车钥匙给你,明天来接我们的时候可不要迟到了。

  ”我点点头,颇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自己今天会迟到是因为送了赵颖的缘故。

  但是一想到刘艺那个女人,我也拍了拍胸脯说道:“车就不用换了,原来那辆车挺好的。

  我去找刘艺还车,你放心吧,我肯定能把车给要回来的。

  ”李静雪颇有些为难:“还是算了吧,到时候我再给你换个好点的车。

  ”柳青青也帮着李静雪说话:“是啊,那刘艺的背景不一般,还是不要得罪她比较好。

  ”“没事的,你们要相信我,我一定能把车给要回来的。

  ”我安抚着两人,然后不顾劝阻就出了公司。

  我到了隔壁的公司,楼下的前台小姐正在处理文件。

  看见我来了,头也没抬。

  “你好。

  ”我靠在前台试图跟她搭话。

  前台抬起头撇了我一眼,看见我身上的衣服后又把头给低下了,说道:“什么事?”我被她生硬的语气一噎,也知道对方见我是个小人物。

  我从包里拿出两百块钱,看了看四下无人,然后递给她:“美女姐姐,我给你打听个事儿。

  ”前台小姐看了一眼钱,快速的收了起来,脸上的神色好看了些。

  “什么事?”“你知道刘艺小姐吗?”前台小姐的神色略微有些不自然,眼神看我充满了狐疑:“打听这个干什么?”我见状又从包里拿出三百块递给她,讨好的说道:“嗨,这不是今天中午刘小姐的车被一群小混混给砸了吗?是因为总裁的缘故,总裁心里过意不下去,让我问问刘小姐的农场在哪里,然后让我赔刘小姐的车。

  ”听我这么一说,前台小姐才恍然大悟。

  眼中的怀疑也消了下去,她将我手里的钱塞进自己的包里之后才说:“那我跟你说了,你可不要说是我说出去的。

  ”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4619.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1639.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27.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1246.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7823.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6580.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5211.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c.aspx?30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