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a 片 直播,新手必看

故事要从2000年的夏天说起。

  我叫罗志,村里人都叫我骡子,2000年时,那年我正好十八岁。

  那一年,也是我在农村里头种地的最后一年。

  父母死的早,只留下两亩薄田和一间在村外偏僻地方的老房子。

  我十三岁多一点就自己出来种地,是个庄稼老把式,没少在地里吃苦。

  十八岁的我,因为常年种地,加上我长得老成,黑黝黝的面相,日晒雨淋一张饱经风霜的脸,就是我自己看了都嫌丑。

  但我丑归丑,体格却是全村最壮实的一个,能挑能抗,在地里比头牛都不差多少,这也是他们叫我骡子的由来,还有人暗地里叫我牲口,一个人能吃三人份的饭。

  十八郎当岁,又是壮如牛犊,我他妈的也不想啊,但精力实在太旺盛,憋得狠了,一天到晚的总是要在那琢磨女人的那点事。

  我那时还是个单纯少年,老实巴交的就想早点找个媳妇。

  农村里结婚早,照理说我那时也早该结了,可谁叫我父母死的早,加上又没兄弟姐妹,在村子里又是外姓,就那么间破房子也没人看得上。

  不过这一切,都在那个夏天变了。

  村子里常给人做媒的春花嫂给我说了门亲事,听到对象是谁的那会,我当时整个人都傻了,只知道咧着嘴傻笑。

  她叫梅香,比我大三岁,但比起我这又黑又丑的家伙,她却是又白又嫩,很是丰满,那身段,那眉眼小嘴,光是看看都能让人眼睛都陷下去。

  而且她还懂文化,读过高中,不像我似的大老粗一个。

  这种好事本也轮不到我,不过梅香以前嫁过一次,但还没过门,她夫家便死了,这是望门寡啊,克夫。

  所以虽然梅香长得好看,却也没人敢要他。

  我那时却是憋得急了,再说村子里也没其他女人要嫁我。

  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当时知道对象是她,而且她还同意了,把我美的一晚上没睡着。

  就这样,我跟她开始处起对象。

  要我说,就该直接结婚的,但她死活不同意,说要先谈恋爱再结婚什么的。

  我大老粗一个,哪里懂这些,不过她坚持要这样,我虽然憋得厉害,但那时还是个特单纯的老实人,她哄了我两句,又给摸了小手,我便傻乎乎的答应了下来。

  这一处就处了半个多月,平时说说话,偶尔摸摸小手什么的便已经让我美得冒泡。

  直到那天,她说想把我们的关系再进一步。

  “你看村子里,那东子家可都是他媳妇做主。

  他家那辆摩托车,就是写的他媳妇的名字。

  ”记得,她当时是这么说的。

  我还傻乎乎的回她,说我家里穷,又没有摩托车,要不也写你的名字。

  她当时便说:“你不还有房子吗,我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嫁给你当媳妇,你要万一以后对我不好不怎么办?你要真想跟我结婚,你就先把房子写我名下。

  再说了,你那么丑,也就我看得上你,整个村子里你去打听打听,我梅香要是愿意,多少好房子和摩托车任我选?”我那时虽然憨厚实诚,却也不是傻子,那房子虽破烂,位置也偏,但我也就这么点值钱的东西,自然不会张口就给了她。

  但她有的是手段,只是牵着我的手,隔着衣服放在她的胸口,当时我的脑子便一片空白。

  “只要你肯写了给我,我以后就是你的人。

  ”她是这么说的,我气血方刚,又是精力极度旺盛,哪里受得了这个,当时便把她一把搂在怀里,什么都不懂的只是朝她乱亲乱摸。

  那一天,她让我占了些便宜,不过也就只是些便宜而已,隔着衣服也不能真的把她怎么样。

  不过那时的我已经很满足了,甚至还昏了头答应了她的要求。

  农村的房子同样也有地契,没过几天,她便找来了中人,我也当真傻乎乎的把房子地契写了给她。

  写完地契,等过户什么的也还要几天时间。

  那几天我还有够傻.逼的去镇上帮她跑了几趟手续,直到有一天我想去镇上补交些资料,却没赶上汽车,这才被我发现了事情的真相。

  夏日烈焰如火,我错过了汽车,无奈下只能回村子里去。

  走到一半,却是热得受不了,又是大中午的,有些困乏。

  便随便找了个玉米地一躺,有高高的玉米杆子遮着阳光,倒也睡了个安稳觉。

  正睡得舒爽,却不想听到了玉米地另一头传来奇怪的响动。

  我被吵醒之后侧耳倾听,很快嘴巴都快咧到耳朵上,你当怎么回事,这是有人在玉米地里玩妖精打架啊!这种大白天的想看场免费真人秀的机会可不多,我那时对这事渴望的要命,便轻手轻脚偷偷的摸了上去。

  只是当我小心的扒开玉米叶子,看到那两个人时,我的脑子一下子轰的一声炸开了!是梅香!那女人竟然是梅香!而那个男的我也认识,叫徐浩,小白脸一个,还是村子里唯一的大学生。

  不仅如此,他还是村长的儿子,传闻中村子里有好多女人都想爬他床上去。

  当时我五雷轰顶,万万没想到,我未来的媳妇,竟会跟徐浩搞在一起。

  他们当时纠缠在一起的样子,以及她脸上的绯红,我这一辈子都忘不掉。

  我傻了似的趴在那里,甚至眼睁睁看着他们一直到结束。

  当然,这也是因为他们太快的缘故,徐浩这小白脸银样镴枪头,没几下就交代了,就这他还不忘埋怨梅香。

  “你什么时候可以真的给我啊,害的我每次都不得劲。

  ”“你急什么,我这清清白白的身子,以后还不是都要给你糟蹋。

  你有空想这个,还不如想想怎么快点把房子拿到手,骡子那蠢货,我是受够了。

  ”听到梅香提到我,我精神一震,然后就听到了他们,让我改变一生的对话。

  “那个傻子没怎么你吧?要不是他那破房子正好在要拆迁的规划上,卖了的话少说也能赚个十五六万,我还真舍不得让你去勾引他。

  等到房子到手,就让他有多远滚多远。

  ”“骡子那家伙倒是不傻,只是太老实,我随便编了瞎话都能骗过他,嘻嘻,他还去镇里帮我跑关系,想着能早两天过户呢。

  ”“哈哈,他怕是想早两天跟你好。

  ”“呸!他摸我的手,我都感到恶心。

  要不是为了你和那房子,那丑货我才懒得看他一眼。

  等房子过完户,我就把他赶出去,管他去死!还有,等房子卖了钱,你说好要带我走的。

  我早不想在这村里待下去了,外面的花花世界比这破村子可要好多了。

  ”“放心好了,我答应过的事什么时候不算数,来,我想你了,再给我亲亲。

  ”连我自己都忘了当时是怎么回的家里,等我昏昏沉沉的回到家,躺在自己的床上时,我的眼泪才从麻木的双眼中滑落下来。

  我像是一头受伤的孤狼,躲在被窝里面哭泣哀嚎。

  那一晚,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我的心里觉醒。

  我要把房子夺回来。

  第二天醒来,我的脑子里便只剩下了这么一个念头。

  没了房子,我连最后一块栖身的地方都没了。

  我以后住哪里?只剩下两亩薄田,我以后在村子里,又怎么活下去?我绞尽脑汁,但我之前就一老实巴交的农民,即便我那时红着眼,在家里揪着头发想了一整天,却依旧没有想出办法来。

  房子已经写了梅香的名字,白纸黑字,我赖不掉。

  等着过户也只是个时间问题,我就算再拖,也拖不了几天。

  临到傍晚,我依旧也没个头绪。

  咬了咬牙,终归还有些天真的我,脑子里竟是冒出了一个侥幸的想法。

  或许,村长还不知道他儿子干的那些事?那个总是笑眯眯的叫徐松林的老头,不是总把为村民们着想放在嘴边吗,要是我把事情告诉他,他说不定真的会帮我出头?我们总是习惯了依赖他人,而把自己当成鸵鸟把头藏起来。

  那时的我还存着最后的幻象,想要让村长帮我出头。

  为此,我简单的扒了几口泡水的米饭,便借着夜色匆匆的往村长家里赶。

  天色已经擦黑,村子里没有路灯,我深一脚浅一脚,临到村长家前,心急加上精神恍惚,脚下一个趔蹶,差点没一脚踩翻在田里。

  “哈哈哈,驴子!”一个幸灾乐祸的声音响起,我吃了一惊,是铁柱,村里一个游手好闲的混子。

  我低下了头没有理他,我的容忍却让他愈发嚣张起来:“喂,驴子,跟我说说,梅香那婆娘怎么样,滋味好不好?”他猥琐的哈哈大笑起来:“你个驴子,等你以后娶了她,有机会借你铁哥耍耍。

  ”我沉默着没有说话,如果是早两天,或许我还会羞怒的跟他打起来,但这会我却懒得为了那个姓梅的女人与他争吵。

  我在他旁边擦身而过,我们两个人块头一般大,但真要斗起来,外强中干的铁柱我一只手就能撕了他,只是那会我的忍让和老实,常常让人以为我好欺负,所以铁柱非但没有收敛,还朝我的背影吐了口唾沫:“孬子,驴子。

  ”他骂我是孬种,并发出得意的笑声。

  我指甲都掐进了肉里去,但最终我还是忍了下来,就这样一步步走远。

  村长家就在前面,趁着没人看到,我放轻了脚步,走进了村长家的院子。

  村长家很大,院子外面都建了几间砖瓦房,我以前来过这里一次,便直奔村长的主屋而去。

  主屋的房子里灯光明亮,房门虚掩着,离得近了甚至能听到村长说话的声音。

  太好了,村长刚好在家。

  我心里一喜,刚要推门进去,但伸出的手猛地僵在了空中,因为我听到了村长儿子,徐浩的声音。

  我咬了咬牙,又缩回了手,目光在旁边游移了下,便垫着脚走到了屋檐下一处不起眼的地方,缩着身子藏了起来。

  徐浩在场的话,肯定会反咬我一口,我必须等到徐浩离开,再让村长为我出头做主。

  天真的我还没放弃这最后一丝幻想,但现实总是会无情的让人感到窒息。

  “爹,你说那徐馨能愿意嫁我吗。

  ”这是徐浩的声音,听他提起徐馨,虽是恨极了徐浩,我也是不由得一愣神。

  他嘴里的徐馨是村里数得上号的美人,在年轻一辈中更是艳压群芳,一直便是村子里一众年轻人的幻想对象,连我都曾经半夜时意淫过她几次,为了她还湿了好几回裤子。

  我知道你这小崽子在想什么,哈,就凭你爹是村长,这村子里你想日什么女人没有?”村长徐松林似乎喝了些酒,说话有些大舌头:“你爹我都跟她们家说好了,五万块的彩礼钱,嘿,拿了钱,她们家闺女以后就是你的人了,保证是黄花大闺女。

  ”村长徐松林嘿嘿的笑了起来,透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我可跟你说好了啊,五万块,你爹我是一毛也不想出,你要自己想办法,对了,那件事办得怎么样了?”“差不多了,骡子那蠢货被梅香迷得忘了自己姓什么,过几天房子一过户,我就把它给卖了。

  ”徐浩的声音透着得意:“你儿子我好歹也是大学生,那梅香还巴巴的想让我带她走,心里头可就装着我了。

  ”“你自己脑子放清楚点,梅香那种女人望门寡,邪乎的很,你玩玩也就算了,可不能当真了。

  ”“可是爹,梅香她把什么都给了我,我们事成后把她撇一旁去,她会不会闹起来?还有,罗志那小子……”“你怕个球!”村长徐松林骂道:“梅香一女的能闹出什么幺蛾子来,再说你老子我还没死呢,在村子的一亩三分地里,谁敢闹,我就弄死谁。

  至于那骡子,呸,不过是个外姓人,他没了房子,我以后再找借口把分给他的地也给收了,到时候村里人人都给点好处,你看有谁帮他说话。

  ”徐松林的话透着如狐狼般的阴狠,让缩在外面偷听的我毛骨悚然,一张脸刹那间变得煞白煞白。

  当头棒喝,亏我还想找他帮忙出头,简直就是与虎谋皮!我气得手都哆嗦起来,我老老实实的种我的(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田,我招谁惹谁了,这村长父子两人一人谋我的房子,一人连我的田也不放过,这是要我的命啊!

项SIR,我叫他,语气幽幽:明天上完课,就要放假了。

  坐好,我自己动txt那怪不得刘晓会累了。

  这是来打扫卫生的同学。

  「那樣的話就由我來代替姐姐吧!」咖啡馆里的交换故事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膝枕啊……比想象中还要舒服。

  伊莎虚伪的面容,渐渐被震惊于疑惑覆盖,那张属于伊凡的,完美的面容,没有了维持完美的余裕。

  时钦苦笑,他再次意识到叶考煌是自己的朋友而不是敌人,是多么令人庆幸。

  少吃点,不要吃得太饱啊!一会儿还有蛋糕呢!张晏冰嗔怪的看着没有一点吃相的刘风。

  坐好,我自己动txt(看样子婉岚说的没错,这个老师还真是有够欺软怕硬的,一觉得苗头不对觉得自己没有办法解决就立刻不敢继续跟我对峙了···闹心啊,虽然我本不应该因为这点小事就找他的···但是现在火也发了,该骂的也都骂出来了,现在不找也得(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找了。

  没错没错!就连在空中飞翔也做得到,具体我也说不清,总之你亲眼见到就会明白了!上花?找我有......我话还没有说完,腿上的这只仓鼠妹妹头顶对着我的下巴,就是这么来了一下。

  伊丽丝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道。

  坐好,我自己动txt你怎么也开始占我便宜了你……安古知道李立口中的臭丫头是在说自己,因为李立和其他同学都是当着她的面这么说她的,从来没有想过说要避着安古,私下议论。

  可是自己的女儿林悦夕却大大不同,不仅生的好看,而且乖巧懂事,从小就会主动做家务,九岁就开始学习做饭,学习之余从不玩游戏看电视,只知看书,毫不客气的说,给她一杯奶茶和一本书,她可以一下午都有事干,唯一的业余爱好就是钢琴。

  所以这个旧伤未好的家伙才会一直固执地守在我身边,即使过去的痛苦再次袭来依旧默不作声。

  我在花圃中藏了5分钟左右,确认铃非没有追上来后,才敢出现在街道上。

  系统进阶程度:0至于这个消息是真是假——齐思羽也无法确定,但是应该是准确的,因为这句话出自晚会负责老师的女儿之口。

  莱娜看上去有些高兴,又有点更加担心的样子。

  咖啡馆里的交换故事一听他们说到猫,我就想起了它会说话的事情。

  任笙无力说道。

  坐好,我自己动txt谁让自己抽到了主角这种角色呢,表面看上去风光甚至有时还能开挂,但是其中的辛苦谁又知道......安南风苦笑了一下,放下了手中的剑,让它变成泥土,消失在了空中。

  这次单纯的就是直觉罢了。

  李彬宁依旧满眼坏笑,在望着林白又欲开荤之际。

  那就足够啦。

  小鬼就好好做点符合年龄的事情好吧,这是成年人的事情,你就别那么八卦了。

  

  我28岁,和丈夫结婚5年。

  夫妻感情还可以,但有两件事让我十分纳闷,一件事是丈夫行房时,喜欢舔我的脚;第二件事,丈夫喜欢躲卫生间舔我鞋袜。

    我和丈夫经人介绍认识,我们均公务员。

  初次见面,丈夫很健谈,且看上去斯文,于是,我们就把恋情敲定。

    恋爱期间,丈夫经常买袜子和鞋子送我,那时,我把丈夫这种行为视为关心。

    然,婚后丈夫有一个无理要求,就是我袜子只要穿到没臭味,他就不允许我换。

  一开始,并不知丈夫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直到有一次,我夜半醒来,发现丈夫不在身边,就起床看他干什么。

  推开卧室门,只见洗手间灯亮着,走进洗手间,发现丈夫正拿着我的鞋和袜子在舔。

    我当时就觉得恶心。

  处于本能,骂了丈夫一句:你是不是有病?  从那以后,丈夫行房时就喜欢舔我脚,且是在我没洗情况下舔。

  虽然感觉丈夫很脏,但是,丈夫舔我脚时,确实很舒服,也就从了他。

  也是从那时起,我就再没和丈夫亲吻过。

  口述:丈夫偷吻我鞋袜让我觉得恶心  最近,丈夫更是在行房间隙拿来我的鞋袜当我面舔,给我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现在,我不愿再和丈夫进行房事,因为每次他靠近我的时候,我脑海里总会浮现他舔我鞋袜的场景,想到这些,我就想吐。

    丈夫的这种行为算是病态吗?如果是病态,能治疗吗?  PS:丈夫除了这两件事,在其它方面表现都非常正常。

    回复博友:  你丈夫是典型的恋足者,也就是说,她对你鞋袜的迷恋超过了对你身体其它部位的迷恋,一般恋足者又会携带轻微或重度被虐倾向,以此获取行房时的愉悦。

    关于恋足者形成原因有三种说法:1)脚部发出的气味,令人产生性欲上的刺激;2)恋足者可能因天生脑部损伤导致;3)女性的脚常年被包裹,让男性获得强(上门女婿的三姐妹)烈窥视欲。

    现在先不追究你丈夫为何会恋足这个话题,而是想告诉你:关于恋足者,他这辈子恐怕要一直将这个癖好进行下去。

    当下最关键问题是:你觉得你丈夫舔过你的脚,舔过你的鞋袜,为此,你会觉得你丈夫很脏,导致你和他正常的性生活都无法继续。

  口述:丈夫偷吻我鞋袜让我觉得恶心  在此,给你举一个简单的例子:肠子,你或许吃过,至少听过。

  那么,肠子在洗干净之前,一般都是装动物粪便的器官,但是,人们为什么还是要吃它?  既然人们连肠子都能吃,也就是说,你依然可以和你丈夫维系正常的接吻以及正常的行房。

  前提是,为了消除你内心对你丈夫‘脏&quo;的影响,你需要要求他在和你接吻之前,应该将他的个人卫生做好。

    另外一个问题:你丈夫喜欢在和你行房过程中舔你的鞋袜,其实这也不伤大雅,只要他在舔你鞋袜之后,不再和你接吻,你就由他去吧。

    在前面已经说了,你丈夫的这种癖好不过是满足他的基本性需求,为此,你需要尝试着适应并接纳,源于他偶尔也会为自己的这种特殊癖好而自卑。

    如果你能成全他,我相信在现实生活中,他会更加爱你。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6149.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629.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3685.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1097.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5692.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1553.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442.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b.aspx?73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