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roma porn,新手必看

  窗外时光正暖,室内心情堪忧。

  以往每每写文,我都喜欢在一个安静的环境下,听着古风呢喃细语,边欣赏音乐边思考着下笔。

  今天没听音乐,没有安静的环境,只有老师讲数据库的声音在教室回荡。

  我把自己放置在喧嚣的环境,任记忆的时光机把思绪带往前夕。

    时光飞逝,一转眼二十载的光阴已经不复返,可是在这当中自己好像从未有过只谈情,只说爱,只想用心去等一场在红尘烟火中的邂逅。

    我不懂那守住流年的誓约,是否就是期待中的归宿;我不懂那山顶望月的夜晚是否是传说中的浪漫;我不懂那烟火味里的安暖是否是向往中的港湾。

    我喜欢在阳光下散步,柔柔的,暖暖的,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惬意与舒服。

  身边有散发着淡淡幽香的樱花,一阵清风徐来,湖面泛起一波涟漪。

    终于听到了期盼已久的下课铃声,我迫不及待的走出教室,在午后的弱阳下,眯起眼睛扬起头,任缕缕柔和的光线抚摸着脸庞,温柔恬淡的感觉萦绕心怀。

  突然间,心中微微一颤,鼻子泛起了酸,有种似曾相识的记忆充斥着心间,却又是一种很模糊的感觉。

    我什么都不想去想,就这样伫立在实训楼的小树下,只想住进弱阳的余晖里,静静的,悄悄地,放任着思绪翻飞。

    不知怎的,脑海突然闪过了你甜甜的笑脸,既熟悉却又陌生。

  思绪也飘向了广州的那个中学时代,有关你的一切,似乎又重现眼前。

    初中的时候,你问我,喜欢哪座城市。

  那时的自己傻傻的,什么都不懂,居然说不喜欢城市,喜欢乡村,要是时光能倒流,那时我一定会告诉她,有你在的城市我都喜欢,哪怕是句谎话,那也是善意的谎言。

    (玉米地做爰全过程)断断续续的话语,模模糊糊的画面,都从脑海涌出,我竟无从说起。

  哦,对了,你说过,等我大学毕业后,我就来乡村找你,敢和我做个约定吗?那时,觉得你好笨,居然会随意的和男孩子做这样的约定,难道不知道青春留不住吗?   自初中毕业后,我们一直没有了联系,我原以为时间可以淡化一切,可是我发现,我错了,有些东西时间是无法带走的。

  就像我低估了你的这份执着与痴心。

    不经意间我点开了zhujiangschoolmate的QQ列表,鬼使神差般的点入了一个灰色头像的空间,没有备注名,也是一个陌生的网名,在空间里我看到了许多不同乡村的相片,也看到了你依旧笑的很灿烂的笑脸,原来,你真的在乡村,在执着于一个梦。

    我愣住了了,四年了,我早已习惯了平淡的看书,旅行,心里早就忘记了喜欢乡村的那句话,甚至忘记了你的存在,可你却一直静静的在我的身边,原来那个叫××是你,空间每天都有你的足迹,却又从没有过打扰。

  为什么?为什么你这样傻?值得吗?  等待一份从没放在心里的感情,你能等到吗?就算是真的等到了,那也将会是一张过期的车票,是到达不了目的地的。

  其实,你一直执着的是你想象中的我,你根本不了解我。

    看到你空间里的一些心情和日志,我慢慢懂了,你的执念太深,我无法改变。

    如果你能看到这段文字,我想要告诉你,错过的人,不会再回来,就算回来了,那也早就不是曾经的那个人了。

  放弃吧,我永远不可能是你心里的那位城主,别再把自己困在一座空城里了。

    明天如果你没有看到我的名字出现在你的列表里,别奇怪,也别怪我,这是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了。

    在转间的泪弹落于芬芳中,我的脚步追寻着,就在此生无边的茫茫中探寻着那令人着迷的,可爱的,晶莹的荧火。

  我被那种说不清的的力推着,来到一座高高的山峰上,轻呼着云的气息,遥望着那空荡的世界,眼中就失却了所有,刹那便坠落,我的身躯摔下去,消融在暗淡间,但那抹想要追寻的荧光,还滞留在我的眉间。

     对吧,这世的生命漂浮在苍穹下,落寞的生是为了一步又一步地对她的追寻。

  在悄然回首那刻,轻注着她的眼睛,那眼中的美妙带给你人间最别样的感觉。

  就像你乘着小船荡在西湖的面,船桨轻打着水,水里浸出一颗一颗的星星,向你诉着那前世的浪漫。

  你和他们游着游着,湖面突然弥漫着整片整片的紫色的烟,你的眼睛又会睡在这雾气里,伴着水声打出的柔的调,把这世间的梦都交织成我要的那缕荧光,闪着,闪着。

  就这样把你的忧愁都带去,带到离恨天上,让老君帮助你化却这忧,也唯有这样。

    若是此番生命是火焰烧在天空,太阳也不及它烈,这脚步是停不下的,为着,为那火烧在人间的尽头,燃灭人间的所有,在那刻,我的生命才算是为她而终了。

  着实,这火焰是为了她的今生而烧起,烧到幽冥地界,再在千回轮转中不熄,再来人间寻她的所有。

  正因这生生不息的念啊,我的生命之火才在这浮尘的世间烧着,烧着。

  正因这样,我只能把这最遗憾的告别作对她的最完美的告别吧。

    我爱啊,这份心意是燃尽了人间的所有,只剩下忠贞了,此心的变?已逝在十八层阴天之下,永不复的。

  唉,她一切的一切,都让我抹不去这念想。

  对的,那热烈,我爱她是人间最平凡的沙在风中相磨的火光,一直亮堂着,为了那生生世世不落的曼陀罗开在人间,我的血浸入这土壤,滋润着。

  爱把那无边的相思,推到我面前让我看,看着,看看,看着这花永远绚烂在人间,永不凋落呢。

  最后吧,我的魂灵是莱茵河畔上一点看不见的轻淡,交点着,交梦着,与这世间。

  我就这样的活下去,看着她今生的可爱,再下去,看到她明生的眼睑,静静地下去,为了她。

    假若我的生命只为她绽放在无边的人间的尘埃里,我想恋着她的一切,从这生到那世,对,不会忘却呢。

  这份无悔,就在天空绽放,对,为了她,我宁愿用这无奈的告别作着告白,在人间的那头,爱着她,带着这份恋心。

  所以我能生生不息的爱她便够了,也就圆了这遗憾吧!

而老赵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种阳刚之气,竟然莫名有些吸引她,让她的脑子里,忍不住蹦出那种羞耻的念头来。

  所以苏清雅也只能低着头,对他说:“赵师傅,你先去浴室帮我把底裤拿过来吧。

  ”老赵便呵呵笑着说:“那正好,我也得过去解决一下。

  ”“嗯?”苏清雅看着他,显得有些疑惑。

  老赵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裤裆,便对她解释说:“小雅,你年轻貌美,我虽然年纪大了,但也是个男人,就算心里没想法,身体也会控制不住有感觉的,你不会怪我吧?”“没……没事。

  ”苏清雅小声应了一句。

  老赵又说:“我待会儿还等帮你化妆,这样太不礼貌了,我还是去浴室里面解决一下吧。

  ”想到老赵要做那样的事情,苏清雅的脸上,也略微有些发烫。

  不过见他要站起来离开,苏清雅却又忽然叫住他说:“赵师傅,我中午还有活,化完妆就得赶紧走了。

  ”“这……”老赵也皱了皱眉,便说,“我倒是无所谓,你要是不介意,我直接这样帮你化妆。

  ”老赵的裤裆鼓鼓囊囊的,光是从轮廓来看,就大得吓人,简直就是太扎眼了。

  苏清雅也是咬了咬嘴唇,就小声说:“要不然……我来帮你解决吧,这样比较快……”听她这么一说,老赵也是瞬间就激动了起来,便喘着气说:“这样不太好吧……”但苏清雅还是说:“没事的,赵师傅免费帮我化妆,还帮我做精油保养,我帮你做点事情,也是应该的。

  ”老赵瞄向她那白嫩的身体,微微咽了咽口水,这才点头说:“行,那我尽量快一点。

  ”“赵师傅,你也躺下吧。

  ”苏清雅往旁边挪了挪,给他留出了一些空位来。

  等老赵躺好之后,苏清雅这才坐在旁边,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解开了他的裤腰带。

  老赵抬起头,只见苏清雅俏脸羞红,胸前的柔软,都还在轻轻晃动着,显得无比诱人,所以他也是身体发热,那里便胀得更大了。

  “赵师傅,我要开始了。

  ”苏清雅说着,就把手伸进了老赵的裤子里面,纤嫰的手掌,朝着那里摸索过去……这个时候,老赵已经浑身滚烫,等苏清雅轻轻触碰到那里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

  但他也不敢表现得太过激动,只能深深地吸了口气,努力地控制住自己的反应,等待着苏清雅为他服务。

  可是苏清雅才刚刚握上去,还没有来得及动,外面忽然传来了“砰砰砰砰”的敲门声,而且还显得非常急促。

  听见这声音,两人瞬间就是被吓了一跳。

  苏清雅更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整个人都往后面一缩,脸上也是火辣辣的发烫。

  她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怎么会这样意乱情迷,跟老赵一起做这样的事情。

  而且苏清雅这才刚刚结婚,就做出这种事情来,她顿时就感觉有些负罪感,总觉得自己对不起老公。

  而老赵这时候,却是气得不行。

  如果不是这门外突然的敲门声,他早就已经成事了。

  他也是费了好大的劲,才让苏清雅答应帮自己弄,没想到现在全都泡汤了。

  苏清雅有些着急,赶紧把衣服穿了起来,又对老赵说:“胡师傅,你在房间里别出去。

  ”老赵也皱眉问:“小雅,你不是说你老公出差了吗?”苏清雅先是皱了皱眉,然后才开口说:“可能是别人吧,我们孤男寡女的,被看到总不好,你就在房间里等一下吧。

  ”“唉,好吧。

  ”老赵也是叹了口气,有些为难地看着苏清雅。

  只见苏清雅起了床,就急急忙忙出去开门。

  不过她因为太匆忙了,连门都没有关严实,所以老赵也是猫着腰走了过去,从门缝里偷偷地看了出去。

  只见苏清雅打开门,便有些惊讶地问:“晓雯,你怎么来了?”老赵顿时就瞪大了眼睛,只见外面走进来的,竟然是一个大美女。

  她穿着包臀短裙,上身是一件短袖,胸围简直就是大得吓人,这样的身材,比苏清雅还要性感许多。

  她看起来比苏清雅大了几岁,要显得更加成熟一些,不过在她的身上,更有一种成熟的少妇气息,倒是有些吸引老赵。

  徐晓雯走了进来,便笑着问苏清雅说:“小雅,你怎么现在才来开门啊,你该不会是在家里藏了男人吧?”“怎……怎么会呢,没有……”苏清雅有些慌张地解释着。

  徐晓雯却好像是根本不相信,又笑着说:“我才不信,我要进去看看。

  ”她说着,就转身朝着房间里过来,见她来了,老赵也不由屏住了呼吸。

  不过苏清雅却没有让她进来,忽然跑过来,就从后面伸手抱住她,在她的胸口上用力地捏了一下。

  “晓雯,你怎么回事啊,怎么又变大了?”苏清雅调笑着,手上一用力,就把那团柔软捏得变形。

  她们离得不远,所以老赵也是看得清清楚楚,就连鼻血都差点喷出来了,真恨不得自己也上去摸一下。

  “你还说我,我看你也不小呢!”徐晓雯忽然就转过身去,伸手扯着苏清雅的衣服,就想要把她的衣服给扯开。

  两个女人打打闹闹着,都在扯着对方的肩带,掀开对方的裙子。

  所以这也让老赵大饱眼福,死死地盯着外面的两个女人,不停地沿着唾沫。

  两人打闹了一阵,徐晓雯才问她说:“这都几点了,你怎么还没准备好,我们都得迟到了。

  ”苏清雅这才像是想起了什么,就赶紧对她说:“晓雯,要不你先过去吧,我化完妆就过去。

  ”徐晓雯也是叹了口气,这才说:“真拿你没办法,那你可得早点过来。

  ”等到徐晓雯走了之后,苏清雅这才匆忙走进来,便对老赵解释道:“赵师傅,那是我朋友,跟我一起做模特的。

  ”老赵也是呵呵一笑,这才说:“你很着急吧,那我先来给你化妆。

  ”他让苏清雅在桌边坐好,这才给她上妆。

  等忙完这一切,苏清雅又换好了衣服,便对老赵说:“赵师傅,今天真是谢谢你了,我改天请你吃饭。

  ”老赵笑了笑,不过心里却多少都有些失望,跟苏清雅分开之后,便先回了自己的婚庆会所。

  但他回去之后,满脑子却还都是苏清雅和徐晓雯的样子,真恨不得把这对姐妹给拿下。

  眼看天都黑了,会所里也没有生意,老赵没事可干,就拿了瓶啤酒之后,坐在了门边的沙发上休息。

  正在他有些犯困的时候,忽然听见有人喊了一句:“爷爷,我能借浴室用一下吗?”听见这悦耳的声音,老赵顿时就抬起了头,只见跑进来的,是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穿着一条短裙,雪白的大腿都明晃晃的,刺着老赵的眼睛。

  见她要来借浴室,老赵也瞬间就激动了起来,急忙站了起来,连连点头说:“浴室在里面,我带你过去……”等到老赵把这个小姑娘带到浴室之后,他便柔声对小姑娘说道:“这就是浴室了,你赶紧进去洗澡吧。

  ”小姑娘低着头害羞的说道:“谢谢爷爷。

  ”随即便钻进了浴室。

  老赵头则是嘿嘿一笑,赶紧跑进了办公室,开始偷看起这个小姑娘洗澡来。

  “没有文胸托着都那么挺,这要是抓在手里,还不得舒服死?”通过电脑屏幕看着浴室里的监控画面,老赵眼睛都充了血,忍不住的想入非非。

  此时,小姑娘已经拿起香皂在身前涂抹,雪白的美好上挂满了泡沫,一双白皙小手开始在身前用力搓弄着。

  明明没有多少灰,可那双小手就是一个劲儿的玩命抚摸,精致的脸蛋儿上泛起了异样红润,雪白的牙齿也轻轻咬住下唇。

  老赵觉得看这小姑娘洗澡的感觉跟看苏清雅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跟苏清雅相比,这小姑娘的肌肤就要白皙紧绷很多,胸虽然没有秦雪的大,但是要比苏清雅的更加的坚挺与娇嫩,小腹也十分的的平坦,没有一丝赘肉,一双雪白笔直的大腿在水流的衬托下也显得异常的美丽动人。

  老赵不由的咽了咽口水,眼睛里满是欲望的火花。

  见小姑娘已经冲洗完身上的泡沫,准备出来之际,老赵连忙起身从柜子拿出毛巾,然后站在浴室门口等待着。

  不一会,就从浴室门口传来了小姑娘的呼喊:“爷爷,爷爷,你在吗?”老赵也等了一会,(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才出声回应道:“在呢,小姑娘,是不是缺毛巾呀,我这帮你带过来了,你打开门接一下吧。

  ”小姑娘轻轻嗯了一声,随后便推开门,一只白皙的小手伴随着一阵雾气便伸了出来。

  老赵见此,眼珠子一转,便打算故技重施,直接哎呦一声假意摔倒,一把便拉开了浴室的大门。

  顿时大量的雾气的喷涌而出,小姑娘白皙娇嫩的身子就出现在了雾气的正中央,显得异常的妩媚,趴在地上的老赵顿时就看呆了。

  而小姑娘见老钱摔倒,完全没有当时苏清雅的娇羞,直接快步过来蹲在老赵的身边问道:“爷爷,爷爷,你没事吧?”小姑娘这一蹲下,两腿之间的神秘之处顿时就若隐若现的展现在了老赵的眼前,老钱看的那叫一个热血澎湃,下面的家伙也早已挺胸抬头。

  小姑娘见老赵没有什么回应,还以为老赵这一摔摔出了什么事情来,便焦急的摇着老赵说:“爷爷,爷爷,你到底怎么了?”老赵被小姑娘这一摇,神志才稍微有些清醒,连忙回应道:“没事,没事,就是地上滑不小心摔了一觉。

  ”“那那那没摔坏吧爷爷?”小姑娘紧张的问道。

  “没有没有,就是腿有点疼,你先把我扶起来吧。

  ”老赵假装虚弱的说道。

  于是小姑娘便把老李的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然后有些吃力的把老赵扶了起来。

  被小姑娘这样一扶,老赵就直接接触到小姑娘白嫩的肌肤,特别是被搭在肩膀上的那只手,指尖更是在小姑娘的坚挺之上,老赵忍不住的动了动手指,顿时一股丰满柔软的感觉就从指尖上传来,让老赵有些沉迷。

  在被小姑娘抬起来后,老赵便对小姑娘说道:“哎呦,刚在我可能压着腿,现在腿麻了,还麻烦你扶我回一下卧室。

  ”小姑娘搀扶着老赵娇声回道:“好的,爷爷,都怪我,不应该让你帮我拿毛巾的。

  ”老赵则咳嗦一身,说道:“没事没事,那个,你先把衣服穿上再扶我过去。

  ”听老赵这么一说小姑娘才反应过来自己没穿衣服,连忙啊的一声,顿时就松开了扶住老赵的手,挡住了自己的身子。

  老赵本来刚被扶起来还没站稳,结果这小姑娘的突然一松手,老赵整个人的身子就开始往前倒。

  小姑娘见此,下意识的张开双臂接住了老赵,于是老赵就这样顺理成章的倒进了小姑娘的怀里,双手也好巧不巧的按在了小姑娘的两座高峰之上。

  顿时一股极度柔软的感觉从老钱的掌心传递到老赵的全身,让老赵的欲望程度再次上涨了一个程度。

  但老赵此时理智还在,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于是他赶紧站稳身子,把手从小姑娘的高峰上收了回来,连忙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小姑娘则是等老赵彻底站稳之后,才收回自己的手,然后转过身去有些害羞的说道:“没事爷爷,都是我不好,害您摔跤了。

  ”老赵则是也赶紧转过身去,说道:“你赶紧把衣服换上吧。

  ”不一会,小姑娘就换好了衣服,搀扶着老赵从浴室出来了。

  “小姑娘,你叫什么呀?”再被扶去卧室的路上,老赵开始打听起小姑娘的情况了。

  “我叫江思思。

  ”江思思清脆的回答道。

  “哦,那思思啊,你怎么不回家洗澡,找到我这么偏的地方借浴室呀。

  ”老赵疑惑的问道。

  “因为……”江思思在这里有点欲言又止。

  老赵见她不愿意说,便也不强迫,笑呵呵的说道:“没事没事,你要是真没地方去,就到我这先住下,我姓赵,你以后就叫我赵爷爷吧。

  ”听到老赵这么说,江思思一改自己低落的情绪,高兴的抱着老赵的手臂摇着说:“谢谢赵爷爷。

  ”由于江思思此时穿的还是她刚来的那件单薄的体恤,那丰满柔软的感觉顿时通过老赵的手臂传递到了他的大脑里,顿时老赵原本平静下来的内心又被江思思给撩拨的燥热了起来。

  于是他赶紧对江思思说道:“前面就是卧室了,人老了就是不行,这摔了一觉这腿脚就不行了。

  ”听到老赵这么说,江思思则赶紧停下自己剧烈的动作,柔声说道:“对不起爷爷,都怪我,待会我给你揉揉腿吧。

  ”进了卧室,江思思把老赵扶在床上坐下,便开始准备为老赵揉腿。

  “思思,真是麻烦你了,都怪我这双腿不争气,摔了一觉就不能动了……”“但是我自己按摩不方便,所以只能麻烦你,希望你别介意……”老赵有点歉意的说道江思思赶忙说道:“赵爷爷,这是我应该做的,刚才要不是我你也不会摔跤的。

  ”说着,江思思稍稍提了下裙摆,蹲在床边。

  由于是大夏天,老赵下就穿着大裤衩,整个小腿都露了出来。

  江思思在老赵的指点下,双手附在了他的小腿上,开始慢慢揉动起来。

  感受着那双温润的小手在腿上摩挲,老赵又忍不住的开始亢奋了。

  尤其是想到刚才那双小手还爱抚在江思思身前那两簇饱满上,他更加兴起,情不自禁的将目光投向江思思身前。

  透过宽松的衣领,老赵正好看到了里面的曼妙风光。

  近距离的观看,那地方似乎更大了,视觉效果惊人,仿佛要把他魂儿给吞进去似的!他那里已经完全不受他的控制了,就跟注射了膨大剂似的,瞬间撑的老高,几乎把裤扣都给崩开。

  江思思这时候依旧在埋头帮他按摩小腿,根本没有注意到。

  这不行啊,老摸小腿有什么意思,得摸摸我大腿,顺便让你见识下我的本钱!“那什么,思思啊,主动脉是恢复的关键,主动脉在大腿上,得多按按。

  ”老赵这时候起了龌龊心思,但嘴上却说的一本正经。

  江思思正专心致志的按摩小腿,生性淳朴的她听到这话也没多想,开始往上面按。

  结果双手刚触碰到老赵的大腿,她就看到老赵的裤子被撑的老高老高,好像就要破了似的。

  江思思当时就羞到不行,脸上火辣辣的,赶紧低下了头。

  她明白,老赵肯定是因为两人有了身体接触才会这样儿。

  但是那种巨大的视觉冲击实在让她心里有些发慌,脑袋里更是一片糨糊。

  她什么也不敢想,眼下只想着赶紧帮老赵把腿按摩完,好逃离这种尴尬的处境。

  

这一次她很疯狂,她选择主动出击。

  只是她的技巧实在是太生涩了,她似乎只会趴在床上享受那种感觉。

  我想她现在这种主动的疯狂,心里也是做出了巨大的斗争的。

  躺在床上,我看着她皱着眉头,一点点坐在我小腹处……她的脸上有痛苦的表情,但更多的是满足。

  痛苦是因为我本钱的确雄厚无比,再加上平常也不自己瞎折腾,想要在关键时候爆发,实在是太简单了。

  而且张建国的那金针菇每次就一两分钟,苏茜在遇到我之前也没有跟其他男人有过任何关系,所以她身子保持的很好。

  现在遇上我这么霸道的本钱,即便是刚才已经接受过狂风暴雨般的滋润,可是她毕竟身子保持的很好,有些吃不消。

  “苏苏你累了,让我来吧,我懂得怎么疼你。

  ”我看着苏茜这幅模样,有些心疼,舍不得让她这样付出。

  可是苏茜一脸享受且倔强的样子,根本不听我的话。

  她依旧在疯狂的动作,白皙的脖颈紧绷着,微微后仰着的头……还有随着她动作不停上下晃动的柔软……直到苏茜在疯狂中满足了三次,我才最后缴械投降。

  她趴在我身上,紧紧的搂着我,我只感觉她身子很紧张,我同样有些紧张。

  脊梁骨绷的紧紧的,从上到下,忽然一哆嗦,整个人感觉像是虚脱了一样。

  我抬头吻上苏茜,她气喘吁吁的样子简直跟红颜祸水一样。

  我轻轻拢过她鬓角已经被汗水打湿了的秀发,一把把她拥入怀中。

  “苏苏,你放心,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我会对你好的,等你跟张建国离婚了我们就结婚。

  ”我恨不得把苏茜都揉进我的身子里,可那不现实,但是我说的话句句都是实话。

  我不知道她是不想回答我的问题,还是实在是累的不行了,鼻子里已经发出匀称的呼吸声。

  看着我怀里苏茜紧闭着的眸子,在她长长的睫毛上轻轻吻了一下,我也沉沉睡去。

  这一晚上,我做了一个很美好的梦。

  我梦见我跟苏茜从村里离开了,是我带她远走高飞的。

  在遥远、没有任何认识我们地方,我买了小小的一套房,跟她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不知何时,等我醒过来的时候,苏茜已经不在我的床边了。

  这让我很是失落,我们现在终究只是偷情,还不能正大光明的走在一起,出现在外面大街上。

  不过现在能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了。

  我摇了摇有些沉重的脑袋,这才听见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我想苏茜应该是在浴室里洗澡了吧?第一次真正跟她云翻雨覆也是在浴室里,想到这里,我就心头荡漾……再加上早上是个男人都有点反应的,这更是强有力的催化剂!我忽然出现在浴室里,她处于本能的尖叫出声:“啊!强子你干什么?怎么突然就出来了。

  ”当她看清是我的时候,才反应过来。

  看清我的那时候,她的脸上瞬间就出现两朵红晕,看起来就好像喝醉酒一样,惹人欢喜。

  “我们一起洗,好吗?”“好。

  ”苏茜低声说,其实她知道我进来这里是什么目的,但是她没有拒绝我。

  虽然我很想再来一次,可我清楚昨晚已经把她折腾的不轻,所以就饶过了她。

  苏茜在知道我老实了后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看着我,不过当她知道原因后更是羞红了脸,只是她脸上洋溢的幸福,我就满足了。

  “强子你真好,你昨晚问我后悔吗,我现在告诉你,我不后悔。

  ”依偎在我怀里,苏茜在我胸膛上蹭了蹭,说道。

  我刚准备对苏茜说一些情话,可就在这时,忽然我的手机响了。

  我一看,竟然是张建国给我发来的信息。

  只有两个字:救命!当救命这两个字映入眼帘后,我愣了一下,张建国昨晚不是跟其他几个老板一起去豪赌了吗?怎么忽然会让我救命呢?难道是他输了钱,那些人要他还钱?我想这肯定是不可能的,张建国跟那些人关系匪浅,即便是赌博输了钱,也不会为难他才是。

  这么说来应该是发生了其他事情,张建国自己应付不了,所以给我发信息求救。

  一想到这里,我忽然有点兴奋,要是张建国真的出事了,那我是不是就能跟苏茜在一起了?就在这是,苏茜一脸疑惑的看着我说:“强子你怎么了?我看你脸上阴晴不定的,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嗯,出了点事,张建国给我发短信说救命。

  ”我边说边把手机递给苏茜,当她看到手机上的两个字时脸色都变了。

  我能理解她为什么会是这样一副表情,不管她现在爱不爱张建国,张建国曾经都是她爱过的男人,现在忽然发来这样的短信,一定是出事了。

  “强子,你……你能去救他吗?”苏茜眼眶里泪水在打转,但终究是忍住了没落下来,不过她说完话紧咬着的嘴唇落在我眼中,多少看着有些心疼。

  当然我不会为了这些而责怪苏茜,这要是换正常人,也会做出这样的决断。

  “强子,你要是救了张建国,我就跟他离婚,跟你走,好吗?”苏茜见我没说话,以为我不同意,有些着急的说道。

  苏茜的心情我尽管能理解,但还是觉得有些别扭,索性什么也不说,没答应也没拒绝。

  看到我转身离去,苏茜瘫坐在沙发上,无声的抽泣起来。

  等我到楼下,开了车,先是给张建国打电话。

  不出意料,电话关机了。

  我从兜里摸出一根烟,细细回想昨晚到底有没有人表现的不太正常。

  可是我思来想去十几分钟,都没想出来到底是谁有问题。

  昨晚跟张建国在一起的那些人全都是张建国的强力合作伙伴,说的难听点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不应该会对张建国出手啊。

  才十几分钟的时间,我已经抽了半包烟了。

  “草他个腿!”我忍不住怒骂一声,一拳狠狠砸在方向盘上。

  “苏苏,你放心,我肯定会去救张总的,你别着急,等我回来。

  ”气愤归气愤,但我舍不得让苏茜伤心,所以给她发了一条信息,让他安心一些。

  发完信息,我思来想去,只能先去名豪看看情况。

  昨晚我是从名豪出来的时候,名豪还是一幅风平浪静的模样,而且张建国也是半个小时之前才给我发的消息。

  等我到名豪KTV的时候,这里已经打烊了。

  不管是KTV还是会所等等,一般都是下午四点到第二天早上八点这样上班的,现在打样很正常。

  虽说打烊了,但我有张建国司机这层身份在,想进去,倒也不是很难。

  我上前对前台说道:“美女,张总让我来接他回去。

  ”“张总?他不是刚离开一会吗?”前台小姐一脸惊讶的对我说。

  “嗯?不可能吧,张总真的走了?”前台小姐的话顿时让我惊疑起来。

  似乎是看出来我的样子,前台小姐便给我说了张建国离开时候的经过。

  听完她的话我才知道张建国并不是一(夹逼自慰)个人离开的,而是和吴总以及一个中年汉子一起离开的。

  不过她们看上去好像并不高兴,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张建国还跟吴总骂骂咧咧的样子。

  “还请麻烦你帮我找下你们经理。

  ”虽然前台小姐说的是这样,但我更相信我的眼睛。

  这里这么多摄像头,我想他们离开的时候肯定被监控摄像头给拍了下来了。

  这件事我也想过报警,可如果张建国需要我报警的话,那他都不用给我发短信了。

  不过在我心里我还是保留了报警这个选项,不管我跟张建国有什么矛盾,那都是我们自己的事情,现在张建国要是出事了,那可是一条人命。

  这时前台小姐已经找来了经理,不过当我说我要查看今天早上的监控视频时,他愣了一下。

  “怎么?张经理是不想让我看吗?如果我把这件事告诉我们张总,你想他还会来你们名豪消费吗?”我看这个张经理不是很乐意让我去看监控视频,心里一横,便拿出张建国这个金主。

  不得不说,在利益面前,真的很难有人能够挡住的。

  我这么一说,张经理顿时赔笑着给我道歉,说着,便把我往二楼拉去。

  等到了监控室,我让他们的员工给我把张建国早上离开的视频调出来。

  时间显示是八点十几分,张建国跟吴总还有一个男人从包房里出来,张建国跟吴总我的都认出来了,只是另一个人带着帽子,第一时间我并不能看出来他是谁。

  这三人随后一同进了电梯。

  在电梯里,两个人就吵了起来,但看上去张建国还不是最激动的那个,倒是吴总看上去好像唾沫横飞。

  不知道是不是张建国说了什么,等从电梯出来的时候,吴总更加激动起来,一把拽住张建国的胳膊。

  张建国好像也生气了,一巴掌就拍在吴总的脸上。

  就在两人剑拔弩张的时候,带着帽子那个男人忽然出手,一拳重重砸在张建国脸上。

  这一切都发生的毫无征兆,甚至是我都没看出来这个男人要出手。

  毕竟之前我还觉得他是张建国的人,一直跟在张建国身后。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我想张建国也没有料到,当他怒目相视的时候,那人显然是不在乎张建国。

  就这样三个人莫名其妙的从名豪走了出去,我看到时间刚好是八点三十分,而那个时间,就是张建国给我发消息的前两分钟。

  这让我为难起来,张建国是在名豪出去之后给我发的消息,那就说明跟名豪没什么关系。

  可是吴总为什么会跟张建国争吵呢?这是我想不通的,昨晚上两人还好好的,一晚上,忽然就闹掰了?不行我不能等了,要是再等,张建国怕是真的要出事了。

  从名豪出来,我开车直奔警察局。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2195.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497.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6829.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1895.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5147.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1623.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806.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19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