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處女 a 片,新手必看

史密斯微微皱了皱眉头,在面前人投来带着疑惑的目光之后,史密斯舒展了眉头,面上没有表现出什么。

  这位艺人也算是有眼色,显然她也是误会了什么,跟史密斯打了声招呼,就先回去了,临走之前还约定了一下下次见面讨论事情的时间。

  史密斯有些不高兴,对于杜若若这么自然地做到他常坐的沙发位置上——显然这个女人也是在自己的身上耗费了一些心思,但是这么明显的目的不纯,着实是很难让他生出好感。

  杜若若却是一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丝毫没有自己打断史密斯与人谈话的意识。

  面上的笑容带了些讨好,又有些自信?史密斯对这个人并没有太多的耐心,之前没有拒绝送上门来的豆腐也只是并不在乎所以为之。

  但是这个人如果蹬鼻子上脸,史密斯真的不觉得自己是个好脾气的人。

  史密斯觉得自己的不耐烦已经有些抑制不住了,但是还是选择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杜若若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已经有些惹得面前的男人的不快,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容貌在这个人的眼中不值一提。

  “总裁,我来找您是想问问您对接下来的和MACA代言的名额有什么想法呀?”边说话边做出她惯常的动作——捋头发。

  她确实是知道自己哪里最美,也深谙男人喜欢什么样的人,但是她却始终记不起这一些的前提是你目标的人对你是有好感的。

  也许不是没意识到,只是过于自信,或者说自大。

  她一开口史密斯就知道杜若若来找自己的目的了,或者最近一直在勾引自己的原因。

  这是很多人都会做的事情,毕竟一步登天的好事,只需要付出身体。

  只是这个女人的胃口挺大的。

  MACA毕竟勉强属于高端品牌的范畴,想要拿下这个代言的人不在少数,只是靠着一些微末的肉渣就想要得到代言,这女人未免太过天真,让人喜欢不起来。

  “这件事情,公司还没有决定,不过总归是会选择最合适,最有上升价值的人,你可以去试试参加竞争。

  ”这几乎就是赤裸裸的拒绝了,杜若若有些面上挂不住,随便应付了几句就离开了。

  杜若若以为自己即便是没有得到史密斯的许诺,也至少凭着那个八卦,也能得到一些优待的,可是没想到,没过多久,自己从史密斯办公室出来的时候脸色不好看这件事情又传遍了公司上下。

  本以为杜若若傍上了史密斯的人都有些明了,自以为猜到了一部分的真相——杜若若以为自己勾引了一次史密斯就得意忘形,又得罪了史密斯。

  也的确是一部分的真相——杜若若已经接近得罪史密斯了。

  流言始终是最伤人的东西,白莲花也逃不开流言。

  杜若若在楼下的咖啡厅呆着的时候,就收到了许多若有若无的目光,或者嘲讽,或是怜悯,杜若若有些接受无能,却也只能假装没有看到。

  因为并没有关系好的姐妹来给杜若若讲这些变化不停的八卦,所以她想了好久才想明白为什么早上还对她有利的八卦到了下午就变了样子。

  这其中还有上次的厕所隔间的帮忙——同一个隔间,听声音也是上午的那个同事。

  真巧。

  “还以为那杜若若傍上了史密斯,从此飞黄腾达了,哈哈,真是好笑,你说她怎么就不太有脑子,既然能够傍上了史密斯,却还不懂见好就收,看那样子,似乎是狮子大开口,把史密斯惹恼了……”“谁说不是呢,早来我还好奇,史密斯怎么就看上了她了,估计呀,就是她为了MACA的代言自己送上去的,可是她也不看看,她可不值MACA带给公司的利益,史密斯怎么会让MACA的合作砸在她的身上……不自量力……”杜若若一边听着,一边心如刀绞。

  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么下去,自己明天可能会面对更多人的冷眼……MACA的代言根本就没有任何可能性!史密斯不愿意帮忙,杜若若只能自己想办法来扭转一下现在的局面——不如……不如就让上午的八卦更加发酵一下,来掩盖下午的事情好了。

  反正只要史密斯不拆穿,就不会怎么样。

  何况史密斯,总归是没有人敢在他面前提有关于他的八卦的……越想越觉得这个办法可行,杜若若心下一定,就推开了隔间的门。

  “如果史密斯知道知道你们在这儿这么议论有关于他的事情,不知道你们会怎么样呢?”杜若若一脸镇定,又带着点笑意,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面前的两个同事。

  那两人被当事人抓包到背后说人的八卦,有一瞬间的慌乱之后又镇定下来,那两人都觉的杜若若是在虚张声势。

  其中一个人张口嘲讽到:“呦,某人以为自己要飞航腾达了,结果没想到自己胃口太大,吃不下啊?”“是啊,我们有在谈论史密斯吗,你有证据吗?”杜若若一贯是会装腔作势的,她虽然有些生气,但却并没有慌乱,轻蔑的笑了笑,径直出了卫生间。

  若是杜若若与她们争论,他们还会觉得杜若若恼羞成怒,或是装腔作势,但是这样置之不理的态度让他们有些心里没底。

  既然杜若若能够勾引史密斯一次,那若是情人之间的置气,哄一哄就算完了,两人若是真的在一起了,那……两人看了看彼此,想到了同一个地方,两人默契的闭上了嘴巴。

  史密斯觉得这两天公司里的人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对劲,但是他又不知道原因。

  他的直觉告诉他公司的人在议论她,或者与他有关的事情。

  但是史密斯想不到是什么。

  等到一个女艺人来与史密斯谈论事情的时候,史密斯觉得她看自己的眼神很是奇怪,和公司里的一些人是一样的。

  终于忍不住问道:“最近这是怎么了,你们一个两个的都这么奇怪?”女艺人有些错愕:“奇怪的不应该是你吗?你不是和……那个谁在一起了吗?大家都很好奇你为什么会看上她了啊,毕竟你的眼光……”史密斯更加奇怪了,被这女艺人的解释搞得更加迷惑:“我怎么有些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女艺人语塞,愣了一愣,似乎想到了什么,试探性的问道:“怎么,史密斯你没有和杜若若在一起吗?她……似乎在宣扬你和她在一起了?并且大家都很好奇你为什么会看上她……”史密斯变了脸色:“杜若若?就是最近的那个新人?这么不懂规矩?我竟然不知道!还有人敢顶着我的名头!”女艺人瞬间想明白了其中的内情,忍不住吐槽道:“我们就说你怎么会看上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新人……不过大家都在说你前几天和她一起迟到来着……”史密斯的脸色更黑了:“行了,我知道了。

  你先等一下。

  ”然后也不避讳女艺人,直接拨通了助理的电话,吩咐要助理雪藏了杜若若。

  助理虽然吃惊,但也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原因,一边应下史密斯的吩咐,一边在心底暗骂杜若若不知死活。

  大家都传的有鼻子有眼的,就连助理也以为史密斯真的和杜若若在一起了!那女艺人从史密斯办公室出来了以后,帮助杜若若大肆宣扬,以至于杜若若的行径,公司里人尽皆知。

  史密斯要雪藏杜若若的消息传的比风还要快,本来这两天大家都对杜若若很客气了,也没有人再提那天她从史密斯办公室出来脸色不好的事情。

  杜若若只是觉得公司里的人看她的眼光忽然变了,变得有些如芒在背,宛如嘲讽,很是尖锐。

  杜若若找到她的经纪人的时候,经纪人已经帮她把东西收拾好了。

  杜若若有些慌张,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来不及开口问,经纪人就直接告诉她,她可以离开了。

  杜若若没想到史密斯这么快就知道了这件事情,这么干脆果决地将她雪藏!自己只是一个新人,本来就没有多少资源,曝光度也不够,等到雪藏回来,自己根本没有任何优势可言!杜若若慌了,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公司里的人大多数都恼了杜若若,打开都觉得杜若若太不懂规矩了,没有人敢想象公司里居然有艺人敢直接触史密斯的霉头。

  这件事情的热度维持了好一段时间。

  杜若若最近被那些通告给整的很是心烦,没想到自己招惹上了这样的一个人,早知道自己就应该不那么快和史密斯摊牌了,现在搞的自己这么狼狈。

  每次都在公司里面,都能够听到很多同事对着她背后指指点点的,人多口杂,起先她也倒是完全不在意这些,但到了后来,实在是切实的体会到了人言可畏的真理。

  “可恶,这些人整天闲着没事干吗?什么事都要来插一脚!”杜若若打开自己的手机,每一条都有关于自己的负面新闻。

  至于里面的内容,自己都懒得去看,肯定是一些不堪入目的事情,媒体为了自己的热搜度,什么都能编得出来。

  在公司里面,同事们对她本人的那些品行也感觉不怎么样,所以大多数都是抱着一个吃瓜的态度,杜若若现在可算是成了一个烫手洋芋,谁都不去理她。

  这些天,杜若若又开始想着找一些其他的路子给自己另寻出路了,她可不能就(男女性故事)这样把自己的后路给断了。

  今天下班之后,杜若若又在路上拦下了史密斯,想着一定要给自己博得一个好的机会,不能够放过任何一个讨好史密斯的办法。

  “哼,我就不信,他也是一个男人,面对我的投怀送抱就能够这样无视?还不是想着要得到什么?呵,这男人我见多了,都不是什么正经家伙。

  ”杜若若心里面盘算着,史密斯做到如今这种地步,肯定是自己的表现还是不够让他满意,若是真的让他尝到了自己的甜处,肯定会给自己一些好处。

  她趾高气昂的挺着胸脯走了过去,今天的穿着上很是废了一番心思,有很多露点的地方该露的都有意无意的调整过一番了,显然是整个心思全部都扑在了取悦史密斯的心上。

  “再怎么说,也不能够让他把我就这样雪藏掉,我还等着以后大红大紫呢。

  ”史密斯在车上看到了杜若若,心里面觉得有点烦,没想到这个女人还真的是穷追不舍,一点都不顾及自己的颜面,为了红还真的是什么事情都能够不择手段做出来。

  看着杜若若踩着高跟鞋超自己的车小碎步跑来,身段在衣服上被描绘得淋漓尽致,一对酥胸若隐若无,很是勾引人。

  “史密斯先生,别来无恙啊!”杜若若张开小巧的嘴唇,和颜悦色的笑脸贴在了他的玻璃窗上,史密斯心里面一阵生厌。

  她接着敲了敲门,示意史密斯开车门让他进去,史密斯没有给她好脸色,但也开了副驾驶的车门,于是杜若若便欣喜的跑了过去。

  “无聊。

  ”史密斯心里默默的翻了一个白眼,对这样的人很是看不起,他知道杜若若接下来可能会作出什么事情来,心里想着就算她卖身求自己也是没用的。

  “这种女人,华夏怎么可能留着呢,将来指不定是一个祸害,还是趁早让她死心好了,还真是难搞。

  ”史密斯心里开始埋怨了。

  “之前的事情是我错了,还请史密斯先生能够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若若以后一定不敢这样了,您说什么是什么,若若以后都挺您的吩咐。

  ”杜若若一副做作的模样,把自己的身体往前面凑了凑,把自己的半个胸露了出来,一片雪白,还透露出了绯红的气色。

  史密斯正眼都没有去瞧,这样的一大片靓丽的风景,若是在别人那里,倒是可以吸引很多的人,可是史密斯可是浏览过很多的美景,又怎么会垂怜她。

  “而且,我也能够让自己的实际行动给您认错,您不妨一试?”试探着说着,杜若若把自己的前胸的衣服扯开了一些。

  现下这个杜若若给自己惹出了这么多一大堆破事,自己心里面对她真的是排斥的很,想不到现在还敢来招惹自己,自己肯定不会吃她这一套。

  “我现在都做到这种地步了,还是拜托您能够有点脸色,不要再这样不给自己留后路了,我已经做的够手下留情了,您还是想要怎么样呢?”史密斯口里面没有给杜若若一点同情的余地,想着尽快的拜托这个人,不要让她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招惹自己了。

  “额……史密斯先生,话不要说的这么绝对嘛,我还是对您有点用处的,你不妨再考虑考虑,能不能给若若一个机会,我保证什么都听您的。

  ”杜若若的心里面没底了,她知道史密斯既然能够作出雪藏她这样的事情,势必就是非要和她过不去了,而且之前自己做的事情也确实招惹到了他。

  心里面一阵的发颤,自己的白色的双手也有点发抖,但还是盘在了史密斯的脸上,有点扭曲的笑着说:“可是……我觉得万事都有商量的余地,您就不能够通融通融吗?”“杜若若小姐,若是您还不下车的话,我就可以让你的处境比现在的还要凄美一些,不知道您介不介意还要陪着我玩下去呢?”“玩的下去的话,我倒是也奉陪。

  ”史密斯又补充了这样的一句话,看来他的态度十分明确了,杜若若再怎么不懂的察言观色,也应该知难而退。

  杜若若从心里面发出了一声恶咒:“算你狠!”“好吧,先生执意把这件事情做的这么绝,那我也自有分寸,就不打扰您了,告辞。

  ”杜若若的心里面显然是咽不下这口恶气,本来还是想着能够就这样把这件事情给处理掉,没想到越弄越乱了。

  “请小姐下车吧,我就不送了!”史密斯丝毫没有留一点的情面给她,像她这样一个不知自己几斤几两的人,他可是完全没有耐心去理会。

  

“啪!”脸上一阵火辣辣地痛。

  楚雪湘竟然打了我的脸!“你们过份了!”我企图挡住楚雪湘的手,不料手一伸,碰到了软软的一团,手条件反射地立马给弹了回来。

  “呀,敢摸我!”楚雪湘杏目圆瞪,“他竟然敢摸我的胸,清清,快按住他的手!”“我不小心碰到的!”我急忙解释道,刚才真不是有意的。

  “可恶!”楚雪湘哇哇大叫,“清清,帮我抓住他的手!”林清清赶忙上前来抓我的手,我本能地反抗,没想到又碰到了她的胸。

  才碰到她的胸,林清清呀地一声,忙朝后闪。

  “这浑蛋反天了,尽吃豆腐!”楚雪湘愤怒之极,马上一巴掌朝我的脸上甩了过来。

  我不想再被她凌辱,眼疾手快,抓住了她的右手。

  楚雪湘的右手被我抓住,左手马上又朝我脸上扇过来,我又把她的左手给抓住了。

  “混蛋,快放开我的手!”楚雪湘双手动弹不得,更是愤怒不已。

  “我不放!”我当时不会傻到放开她的双手,让她来扇我。

  被气愤冲昏了头脑的楚雪湘开始愤怒地用屁股拍打我。

  “啪——”楚雪湘那富有弹性的屁股狠狠在拍在我的小腹之下。

  我虽然被啪得有些疼,但是她内面什么都没有穿,那种销魂蚀骨的滋味让我瞬间热沸腾了起来。

  “啪——”楚雪湘又用屁股狠狠地拍了我一下。

  这一次,我不听控制地揭竿而起了!“啪——”第三次被拍,我已经怒不可遏,一柱擎天了!而楚雪湘正拍我拍得起劲,浑然不觉她屁股下的我已经剑指苍穹了。

  “混蛋,竟敢袭我们的胸,去死吧!”楚雪湘又将屁股抬起,然后狠狠地朝我拍了下去……“啪——”随着楚雪湘的屁股狠狠地拍下,我顿时沦陷在一片温柔之中,全军覆没,被她彻底吞没了……那种被紧紧地包裹住的滋味实在太爽了,让我浑身一颤。

  楚雪湘也是浑身一颤,瞬间就懵逼了。

  ……一旁的林清清见到我和楚雪湘全都怔住,一动不动了,她有些惊讶地问道:“你们俩怎么不打了?”“呀——”楚雪湘回过神来,尖叫一声,如坐针毡般从在我身上弹了起来。

  “啵!”一声犹如拔红酒塞子的声响响了起来。

  “痛死我了!我痛死我了!”楚雪湘捂(性插故事)着屁股,不停在在床上跳动。

  “雪湘,你怎么了?”林清清惊讶地问道。

  “那混蛋居然捅进了我的屁股!”楚雪湘又羞又怒地吼说。

  “……”林清清顿时也是懵逼了。

  我没想到,刚才杀将进去的,竟然是楚雪湘的后庭,而不是前面!楚雪湘愤怒之极,又朝我扑下来,不停地用拳头打我的脸,一边打,一边吼:“叫你捅我,叫你捅我,我打死你,打死你!”刚才完全是她咎由自取,是她用屁股拍击我而造成的意外,怎么又怪我了?我一怒之下,抱住楚雪湘的腰,一个翻滚,将她压在了身体之下。

  楚雪湘的身子非常柔软,压在她身上,非常舒服。

  “走开!”楚雪湘涨红了脸,想推开我。

  但是,被我压在身下,岂能说走开就走开的?我紧紧抓住她两只手让她打不到我,腰下死死顶着她的腹部,令她不能动弹。

  “清清,快把他拉开!”楚雪湘气急败坏地大叫。

  林清清赶忙来拉我,但拉了好几下,我纹丝不动,反而将楚雪湘压得更紧了。

  “打他的头啊!”楚雪湘叫道。

  林清清果然拿起枕头朝我的头打来。

  为了不让楚雪湘再出鬼主意,我索性将嘴对着她的嘴唇贴了上去。

  “呜——”楚雪湘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真他妈的香甜啊!好美的一吻!这是我跟楚雪湘的初吻,没想到,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

  楚雪湘挣扎得越来越厉害,两只脚也不断朝我身上踢,我索性身子一动,下面顶在了在她的双腿间。

  全身的流血陡然加速,沸腾澎湃。

  我暗暗用力,在她双腿间不断施压。

  “啊……”楚雪湘突然呻吟了一声,两颊绯红,犹若桃花。

  “砰砰砰!”突然传来一阵沉闷的敲门声。

  我一愣,敲门声是从林清清与楚雪湘房间外传来的。

  林清清与楚雪湘显然也跳了一跳,两人都停了下来,我们相互盯着对方看了两秒,时间仿佛停止了。

  林清清面红耳赤,颤声问:“谁啊?”“你俩够了,继文刚走,你俩就在里面疯狂,是想气死我吗?”门外传来陈满光极为不满的声音。

  林清清与楚雪湘相互吐了吐舌头,林清清说:“我们知道了。

  不吵了,睡觉了。

  ”楚雪湘瞪了我一眼,沉声道:“还不放开我?”我依依不舍地放开楚雪湘。

  林清清与楚雪湘从床上走了下来,各自弄着自己散乱的头发。

  “还不回去?”楚雪湘继续拿眼瞪我。

  我感觉胯下粘粘地,刚才,一时兴奋,受不了楚雪湘的玉体诱惑,尽然谢了!男人一谢静如佛,我也觉得不好意思再在这房间呆下去,只得爬出窗回到了我的房间里。

  去洗了个澡,换了一条内裤,感觉清爽了很多。

  躺在床上,我辗转反侧,刚才实在是太刺激了,令我眼前尽是那旖旎香艳的画面。

  “那个张小北,太可恶了!”听到楚雪湘说道,“竟然当着你的面想搞我!”“嘿嘿,你不是想要人搞你吗?如愿以偿了吧。

  ”林清清幸灾乐祸地道。

  “屁屁屁,我是想你给我破处,不是他,好吧?”楚雪湘生气道,“现在以来,我一点心情都没有了。

  ”“是不是你说他是废物,他才搞你的?”林清清问。

  “谁知道他呢。

  搞得我都湿了。

  ”楚雪湘话中满是抱怨。

  “湿了?不会吧?”林清清十分惊讶,“那你那儿有没有什么反应?痛不痛?”“他没进来,怎么会痛啊?就是有种——奇怪的感觉。

  ”楚雪湘愤愤地道,“那浑蛋,竟然捅我屁股,实在变态!”我不想再听下去,要是听着听着身体又来了反应,那团火恐怕不好灭。

  第二天,才刚朦朦亮,我们就被陈满光叫醒了,催促我们去收玉米。

  楚雪湘趴在床上没起来,我和林清清各挑着几个蛇皮袋子极不情愿地朝陈家玉米地走去。

  “都是你,害我这么早来收玉米!”林清清边走边抱怨,还不时摸摸后臀,走路也不太稳。

  “你怎么了?”我问。

  “不是被蛇咬了一口吗?现在还疼。

  ”林清清秀眉紧蹙。

  我朝她浑圆的后臀看了看,很惊讶昨晚她跟楚雪湘在疯闹时怎么一点也不喊疼。

  “对了,昨晚为什么要偷看我们?”林清清生气地问。

  “不是你和我表姐吵得太凶了吗?我想来看看是怎么回事,谁知道你俩竟然……”“哼!”林清清白了我一眼,加快了步伐,将我甩在了后头。

  到了玉米地后,我们便提着蛇皮袋去瓣玉米。

  林清清才瓣了一点点,将蛇紧袋一扔说要去解手。

  我瓣了一阵后,发现林清清一直没有回来,好奇过去一看,好浑蛋,竟然在玉米地里睡着了。

  她下面穿一件休闲裤,上身是一件白色衬衫,侧身躺在玉米苗下,一眼望去,丰满的胸部现出两处雪白来,像是两只呼之欲出的小白兔。

  衬衫往上提了一截,露出平坦的小腹,甚至还能看见粉比色内内裤头。

  最是这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风景吸引男人。

  我的身体竟然有了反应。

  这时候还早得很,村里人一般没有起来,如果我跟林清清在这儿来一发,不会有人知道。

  我咽了咽口水,慢慢朝林清清走去。

  谁知刚到她面前,她就睁开了眼睛。

  “怎么偷懒了?”我怔了怔,问。

  “什么偷懒?人家没睡醒好不?”她撒娇般地说道,然后闭上眼睛继续睡。

  见她那说话的模样,倒显得挺可爱。

  我打消了刚才那龌龊的念头,继续去瓣玉米。

  一直瓣到九点钟,太阳出来老高,陈满光才给我们送饭来。

  吃完饭,叫我们顶着太阳继续瓣玉米。

  “真是个周扒皮!没良心!”林清清瞪着陈满光远去的背影叫骂。

  阳光火辣,实在受不了,我和林清清双双坐在路边一棵大松树下休息。

  林清清的俏脸红通通地,胸口也敞得老开,摘了一片树叶边扇风边埋怨。

  “这个时候本小姐本来可以在家享受空调的,就因为你,害得我现在要在这儿晒太阳!”“也不能怪我。

  要是你让我来二次,就不会出现那种情况。

  ”听多了林清清的抱怨,我这时心里也很恼火。

  “还二次,你就是个废物,让你来十次八次你都不行!”林清清白了我一眼。

  “那要不试一试?”我朝林清清胸口看了看,那片雪白似乎也因为热气有些绯红。

  “想得美!”就在这时,一辆小车开了过来,灰尘斗乱,我和林清清赶紧捂住了鼻子。

  “要死啊你!”林清清朝车骂道。

  小车立马停下。

  车门打开,从车上左右走出来一男一女。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4798.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6421.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7285.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6741.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7485.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6420.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4734.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32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