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男生 自慰,新手必看

夏宇有一个双胞胎哥哥,听说他小时候贪玩,爬到树上去掏鸟窝,结果摔下来把脑子给摔坏了,从此以后就变得痴痴傻傻的,连话也说不利索,都快二十好几了,也没娶上媳妇儿。

  前几天,家里花了五万块钱彩礼,给哥说了一门亲事,对象是邻村的一个姑娘,叫凌澜,长的很漂亮,是他们十里八乡有名的大美女。

  夏宇也见过她几次,瓜子脸,柳叶眉,身材特别好,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就像秋天的湖水一样,笑起来的时候,嘴角还有两个浅浅的酒窝,十分迷人。

  青春懵懂的年纪,她就是夏宇心中的女神,也曾偷偷幻想着自己和她在一起的样子,没想到,她竟然成了自己的嫂子……五万块钱在农村不是一个小数目,所以她爸妈把她嫁给了自己那傻子哥哥。

  结婚的那天晚上,夏宇喝了很多的酒,暗恋多年的女神变嫂子,那种感觉,真的比日了狗还难受。

  可他偏偏又不能反抗,因为那是他哥,夏宇虽然讨厌他,但还是希望他能过的幸福。

  酒席结束后,哥就和嫂子洞房去了,而他则躺在房间的床上,久久不能入眠。

  要不去看看傻子哥哥和嫂子做那事是什么样子?夏宇的脑袋里面突然冒出了这个大胆的想法。

  酒壮怂人胆,说干就干,当即,夏宇就穿上衣服,然后偷偷摸摸的朝着哥嫂两人的房间摸去。

  还没走近,他就听见一道女人痛苦压抑的声音传来,虽然夏宇还是个初哥,但在几位岛国爱情动作片老师的谆谆教导下,他早就明白了那是什么声音。

  卧槽!难道他那傻子哥哥竟然还是个自学成才的老司机?这样想着,夏宇更加好奇了,于是轻手轻脚的走到了房间外的窗户下,然后将窗户推开了一条缝隙,通过缝隙朝着里面看去,没想到,竟然看到了他终生难忘的一幕!只见,房间里面只开着一盏白炽灯,昏黄的灯光下,两条雪白浑圆的大长腿被一个男人死死的架在肩上,男人只露出了一个黢黑的后背,正对着那女人……看到这一幕,夏宇瞬间瞪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

  床上的女人是他的嫂子,但压在她身上的那个男人,却不是他哥!看着房间里面不堪入目的画面,夏宇顿时愤怒到了极点。

  妈的!这大晚上的,他那傻子哥哥也不知道去哪儿了,连自己老婆让别人玩儿了也不知道,这他妈也是醉了!大概过了五六分钟的样子,伴随着男人的一声低吼,两人才终于停了下来。

  房间里面很安静,只有两人粗重的喘息声,男人的身体压在女人雪白的娇躯上,女人则勾在男人脖子上,细细感受着这之后的余韵。

  说实话,夏宇做梦也没想到,嫂子凌澜竟然会是这样的女人!新婚之夜,背着自己丈夫跟别的男人乱搞,还要不要脸?正想着,这时,他听见凌澜娇声开口说道:“表哥,彩礼已经到手了,我什么时候跟他离婚啊?”“嘿嘿,放心,我都已经计划好了,你先在这大傻子家待两天,然后随便找个借口把婚离了,他们要是不同意,就让我来解决!”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

  “那就好,我真是一分钟也不想看到那个傻子了,又脏又臭,真让人恶心!幸好表哥你把他骗去牛棚了,要不然,我今晚都没法睡觉了。

  ”凌澜撒娇道。

  “他要是不傻,咱们又怎么会有机会?哈哈哈!”男人得意的大笑着说道。

  随后,两人又在床上说了一会情话,那个男人才从凌澜的身上下来。

  这时候,夏宇才终于看清那人的脸,他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赶紧低下头,躲在了窗户下面,不敢发出一丁点声响。

  因为那男人不是别人,竟然是村里恶名昭彰的大混混刘龙!这家伙简直是人如其名,坏的流脓了,仗着跟镇上有关系,手底下还养着二三十号打手,有钱有势,村里人都不敢得罪他,有什么事也都忍气吞声的。

  没想到,他竟然是凌澜的表哥,而且两人还合伙干起了骗婚这种勾当!顿时夏宇感觉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但是一时间他却不敢声张。

  因为他知道,他们家得罪不起刘龙这家伙,真要惹怒了对方,就不止被骗点钱那么简单了,夏宇曾听说之前他们村有个人得罪了刘龙,结果被打断了两条腿,现在还在家里躺着,成了一个废人。

  可是,就这样放过这对狗男女,他又有点不甘心,自己爸妈都是普通的农民,省吃俭用几十年,才给傻子哥哥攒下了这五万块钱彩礼钱,白白被这对狗男女骗去,也太亏了吧?妈的!老子早晚要让你们这对狗男女付出代价!夏宇心中暗骂一声,终究是没有声张,轻手轻脚的离开了。

  走的时候,他还听见刘龙对凌澜说想再来一次,凌澜说累了,用嘴给他解决吧,很快,房间里面又传来了一阵吸溜的声音……夏宇咬牙回到了房间,躺在床上,脑袋里面全是刚才看到的一幕,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想着报复的计划,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爸妈就带着夏宇他哥到镇上赶集去了,家里只剩下他自己和嫂子两个人。

  夏宇起床刚一出门,便看见嫂子正在院子里洗着自己的贴身衣物。

  或许是因为刚起床的缘故,她身上只穿着一件粉色的吊带睡裙。

  睡裙很短,堪堪把她挺翘的臀部遮住,当她弯腰洗衣服的时候,顿时让夏宇瞪大了眼睛,没想到,嫂子里面竟然什么也没穿!她这么一撅屁股,里面的东西顿时全被他看见了!夏宇只看了一眼,就再也无法转移视线,脑袋里面情不自禁的浮现出昨晚上那副画面,顿时有种扑上去将她压在身下,从后面狠狠蹂躏一番的冲动……“傻子,你看什么呢?”谁知,就在这时,凌澜突然叫了他一声。

  夏宇瞬间反应过来,低下头,有些尴尬的说道:“没……没看啥。

  ”听到他的话之后,凌澜抬起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打量了他两眼,目光很快就落在了夏宇的下半身上,俏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妩媚的神色……看来这女人昨晚上似乎并没有得到满足啊,她之所以背叛自己那傻子哥哥,不就是因为嫌弃他是个傻子,不能满足她么?要是自己那傻子哥哥能狠狠的弄她一次,把她彻底征服了,说不定她也就不会想跟他离婚了。

  夏宇正想着,这时,一双雪白的玉足忽然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抬头一看,他顿时愣住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凌澜竟然已经将身上的吊带睡裙给脱了,然后光着雪白的娇躯站在他的面前……夏宇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能够如此近距离的欣赏凌澜那洁白无瑕的身子。

  而她似乎对夏宇的表现也很满意,妩媚一笑,有些意外的说道:“真没想到,你这个傻子看见女人竟然也有反应,怎么样,你媳妇儿我好看么?”说话的时候,她还有意的挺起了胸膛,那两团雪白的柔软,都被夏宇看的清清楚楚。

  听见嫂子的话,夏宇的脑袋里面轰的一下,顿时炸开了。

  夏宇和他那傻子哥哥是双胞胎,同村的人都经常分不清他们两谁是谁,没想到,今天嫂子竟然也把他认成他那傻子哥哥了!夏宇下意识的就想告诉嫂子自己是弟弟夏宇,并不是傻子哥哥,可是,话到嘴边,他却突然改变主意了,因为他想到了昨晚上的事,他想要报复凌澜两人,现在不正是最好的机会么?于是,夏宇决定继续冒充自己那傻子哥哥。

  他傻笑两声,装作看呆了的样子,流着口水说道:“好看,我媳妇儿真好看!”“呵呵,嘴还挺甜的!”嫂子闻言,不禁莞尔一笑,然后看了夏宇一眼,有些遗憾的叹息道:“长的也不错,可惜,却是个傻子……”听到她的话之后,夏宇心中一动,傻笑着说道:“媳妇儿,你别看我脑子笨,可是我别的地方强啊,不信你试试看呗!”别的不敢说,对自己的本钱夏宇还是很有信心的,要是娶凌澜的人不是他哥,而是他自己的话,非把她弄的三天三夜下不了床,到时候,估计就没刘龙那家伙什么事了。

  凌澜俏脸一红,白了夏宇一眼,啐道:“切,大有什么用,说不定就是个样子货呢!”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她的目光却忍不住朝他那里看,脸上流露出一丝渴望的神色。

  男人最不能忍的就是被别人说不行,尤其还是个女人,听到凌澜的话之后,夏宇立马说道:“我可不是样子货,村里男人都没我厉害,我能顶风尿三丈!”说着,夏宇直接解开了裤子,当着凌澜的面尿了起来。

  反正他现在的身份是傻子,在院子里随便尿尿也很正常,因为憋了一晚上的缘故,这一泡尿足足尿了好几分钟,飚出去一米多远。

  凌澜本来还有些害羞的蒙住了眼睛,但是听到夏宇尿尿的滋滋声后,却忍不住分开了一条缝隙悄悄偷看,很快,她就惊讶的张大了小嘴,脸上露出震惊的神色。

  见到凌澜惊讶的样子,夏宇心中不禁有些得意,男人最开心的就是得到女人的认可了,而且还是像凌澜这么漂亮的女人。

  “好热啊,我要去冲个澡了!”尿完尿后,他装作抖了抖,感觉浑身有些燥热难受,便提上裤子准备去洗澡。

  夏日炎炎,每天早上起床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冲个凉水澡。

  谁知,他的话音刚落,嫂子忽然开口说道:“傻子,要不我来给你洗澡吧?”“啥?!”听到凌澜的话之后,夏宇顿时愣住了。

  “你这傻子,我说我来给你洗澡,怎么不愿意吗?”凌澜妩媚的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

  夏宇本想冒充他哥,戏弄一下凌澜这女人就是,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福利。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他立马继续装傻充愣道:“愿意愿意!我最喜欢别人给我洗澡了!”随后,凌澜便直接带着夏宇来到了洗澡间。

  农村洗澡的地方都很简陋,就是四块木板围起来的一个露天浴室。

  进入洗澡间后,凌澜便开始给夏宇洗起了上半身,那柔软的小手在身上划过的感觉,让他简直刺激到了极点。

  夏宇深吸了一口气,顿时感觉一阵口干舌燥,身体更是瞬间起了反应。

  “傻子,你把裤子也脱了吧,我帮你下面也洗下……”这时,凌澜忽然开口说道。

  “哦哦……”夏宇傻傻的应了一声,照着凌澜说的去做。

  凌澜则俏脸微红,一双却美眸死死的盯着他那里,还伸出粉色的小舌头舔了舔嘴唇,一副渴望的模样。

  看到凌澜那妩媚的眼神,夏宇要是再不明白她在想什么,那他就真的是傻子了,不过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却只能装作什么都不懂的样子。

  当凌澜那柔滑的小手握住他那里的时候,夏宇再也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舒爽至极的声音,看着凌澜那诱人的模样,他顿时有种将她直接推倒,狠狠冲撞一番的冲动……不过,最后关头,还是理智占据了上风,因为,他不能被凌澜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

  很快,凌澜便把他全身上下都洗干净了,接着便俏脸通红的说道:“好了,你自己穿衣服吧,我先出去了。

  ”说完,凌澜便红着脸朝浴室外面走去,谁知,一转身却不小心踩在了一块肥皂上,她顿时(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惊呼一声,整个人向后倒去。

  “小心!”夏宇这时候眼疾手快,急忙伸出手抱住了她,不过她身上的衣服却全都被沾湿了。

  “你……你不是傻子?”凌澜惊魂未定,抬起头满脸惊讶的看着他说道。

  夏宇心中一跳,以为被凌澜发现了,于是干脆破罐子破摔,盯着她的胸前,流着口水大声说道:“什么傻子不傻子的!馒头,我要吃大白馒头!”凌澜闻言,顿时叹息一声,苦笑着说道:“看来是我想太多了,你怎么可能不是傻子呢……”此刻,她身上的衣服都被水给沾湿了,隐约从紧贴在身上的衣服可以推断出胸前那柔软的规模,为她整个人更添了几分朦胧美。

  说完之后,凌澜想了想,忽然看着夏宇说道:“傻子,你想不想吃大白馒头?”“想……我想!”夏宇心头一喜,立马装作兴奋的说道。

  “可以,不过,你要先帮我做一件事件才行。

  ”“什么事情?”“给我洗澡。

  ”“啊?”“怎么,我刚才给你洗了澡,现在让你也给我洗一下身上,你就不愿意了?”凌澜说到这,佯装生气道。

  “不……不是,只是我脑子笨,我怕给你洗不干净。

  ”夏宇咽了一口唾沫,看着凌澜衣服下那若隐若现的娇躯,身体里面的邪火更加暴涨。

  “没事的,你是我男人,我怎么会怪你呢?来吧。

  ”凌澜笑了笑,脱下衣服,张开双臂对夏宇说道。

  我擦勒,这下可真是要了他的小命了!面对着凌澜那近在咫尺的娇躯,夏宇顿时有种鼻血狂喷的冲动,脑袋里面抑制不住的回想起昨天晚上看到的一幕,心里的冲动更甚,真想把她给就地正法了,反正她和自己那傻子哥哥结婚也没按什么好心,到时候自己就用她和刘龙之间的秘密来威胁她,相信她也不敢做什么。

  “快点呀,你还愣着干什么?”正想着,这时,凌澜忽然有些不耐烦的催促道。

  “哦……哦,好!”夏宇装傻充愣似的应了一声,这才回过神来,抛开那些邪恶的想法,犹豫片刻,便大着胆子伸出手,开始给凌澜洗澡。

  不得不说,凌澜的身材真的很好,雪白的皮肤简直如牛奶一般滑腻,一般男人见了根本把持不住,更别说还要给她洗澡了。

  夏宇粗糙的手掌在她细腻的肌肤上划过,浑身热血沸腾,反应更加强烈,整个人就像要爆炸了一般。

  凌澜更是动情到了极点,美眸微眯,满脸潮红,轻咬着嘴唇,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夏宇深吸了一口气,直接舀了一瓢凉水从头上浇了下去。

  “傻子,你干什么?”凌澜惊讶的看着他问道。

  “媳……媳妇儿我好热啊,好难受……感觉像是要烧化了一样!”夏宇喘着粗气说道。

  凌澜闻言,抬起一双水汪汪的美眸看了一眼他那里,眼珠子一转,忽然开口说道:“傻子,你相信我吗?”“你是我媳妇儿,我当然相信你了!”夏宇嘴上毫不犹豫的答道。

  “那我给你一样东西,待会你把你的那里放进去,很快就不难受了,怎么样?”凌澜红着脸,轻声说道。

  “好!”夏宇知道她说的是什么,心情激动下险些把持不住,但还是装傻充愣的答应道。

  见他答应了,凌澜的脸上也闪过一抹喜色,随后,她后退了两步,坐在了浴室里面唯一的那把椅子上,然后用手抬起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缓缓对他张开……“傻子,就是这,快来吧!”夏宇身上早就跟火烧似的,那一瞬间,他的大脑里面一片空白,脑子里没有任何别的想法,只想和凌澜彻底的融合在一起,闻言立马就趴了上去,对准之后,身子向前一顶……谁知,正当夏宇即将享受到这种人间极乐之时,院子外面的大门突然被人敲响了:“夏大傻子!不好了,出事了!”听声音,好像是隔壁兰花婶儿的声音。

  卧槽,这女人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夏宇心中顿时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而凌澜听到声音,也瞬间恢复了清醒,一把将他推开,然后拿过衣服将白皙的身子给遮了起来。

  “傻子,你快出去看看她来找你啥事儿!”凌澜红着脸对夏宇说道。

  “哦哦!”夏宇也知道这时候再想跟凌澜办那事,已经不可能了,只能无奈的应了一声,然后穿上一条短裤,就出去了。

  打开门,就看见隔壁邻居王兰花正一脸焦急的站在门口。

  见夏宇开了门,王兰花立马上前,拉着他说道:“夏大傻,你总算出来了!我刚才下地的时候,看见你家的老黄牛挣脱绳子跑了,好像往小树林那边去了,你快点去找找吧!”“啥?牛跑了?!”夏宇惊呼一声,顿时急了,想了想,忙看着王兰花说道:“兰花婶儿,谢谢你了,我脑子不好使,你能带我去找么?”王兰花为人很热心肠,闻言也没多想,直接说道:“没问题,婶儿帮你一起去找找!”随后,夏宇关上了院子门,便跟王兰花一起去找牛了。

  在路上的时候,他忍不住偷偷的打量起了兰花婶儿。

  要说这王兰花,在村里也是出了名的美人,虽然四十多岁了,但是因为保养的好,看起来就像是三十岁的女人一样,皮肤白皙,身材丰满,模样更是精致,要放在城里,绝对标准的成熟少妇。

  只可惜,却是个寡妇,三十多岁就没了男人,一个人拉扯女儿长大,也挺不容易的。

  因为住在夏宇家隔壁,跟他们家关系还不错,所以夏宇平时都叫她一声兰花婶儿。

  今天王兰花穿着一条黑色的连衣裙,身材丰腴,浑身散发着成熟风韵的味道,看着看着,夏宇感觉刚降下去的火气,顿时隐约又有抬头的趋势……正当他想入非非的时候,王兰花忽然停了下来,满脸尴尬的对他说道:“大傻,婶子突然有点尿急,你站在这里别动,帮婶子看着点,千万别让别人过来,知道了吗?”我擦,竟然让自己帮她放风,这不是贼喊捉贼吗?听到王兰花的话之后,夏宇顿时一阵激动,没想到当个傻子还有这样的好处,于是赶紧装作傻里傻气的点了点头,说道:“哦哦,知道了!”见他点头答应,王兰花看了看四周,见没有人,竟然只走到路边,离他两三米远的地方,就直接撩起裙子尿了起来……夏宇猛地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王兰花的那个地方,他第一次发现,这女人穿裙子出门里面竟然是真空的!看着那诱人的风景,顿时他感觉呼吸有些急促,身体也不由得再次起了反应,为了避免被王兰花看出来,夏宇赶紧弓着腰,把屁股往后面缩了缩,掩盖住某处的尴尬。

  “大傻,你弓着身子干啥呢?”这时,王兰花也看出了他的异样,突然有些奇怪的问道。

  夏宇被吓了一跳,忙道:“没……没啥,刚才有只虫子咬了我一下。

  ”“哦,咬你哪里啊?快给婶子看看,这山里有些虫子可毒的很,小心留下啥后遗症!”王兰花放下裙子,快步朝他走了过来,一脸关切的问道。

  “咬,咬我这里了……”夏宇指了指自己下面,难为情的说道。

  王兰花也不疑有他,笑着说道:“没事,婶子帮你捏死它!”

  有报料说,国内某著名作家将要创作主题为婚姻三国的现实搞笑家庭剧,冲击电视荧屏上泛滥成灾的情感片。

  作品还没面世,三个人的婚姻就是一场三国演义的宣传口号已经盛行网络。

  仔细想想,这的确是个贴切的比喻——三人行的婚姻,有侵略,有反击,有联合,有离间;有野心,有共存,有消亡;有谋士,有是非,有评说……  面对面  越来越陌生的老公  与老公结婚那会,他是个穷小子。

  尽管很多人劝我慎重,我还是一意孤行地要和他在一起。

  我固执的理由是他很聪明,很有经济头脑。

    事实证明,我的固执是对的。

  结婚一年后,我们就贷款买了新房,而且在市区拥有一个不大不小的门面。

  但所有的朋友都把这一切归功于我,说我有旺夫相。

  口述:小三不过是在为我养男人而已(4/4)  可这样的幸福日子维持得并不久。

  三年前,我的一个朋友从深圳回来,要我跟她一起买股票。

  她的老公在证券行业里打滚,对股票这一行十分熟悉。

    结婚多年,遇到重大事情,总是老公拍板。

  这一次,我却瞒着他,把家里的五万块钱交给她去打理。

  为了翻回本金,我又从朋友那里借了4万块钱投进股市,结果又打了水漂。

    本想不声不响地赚一笔大钱,没想到却亏得一塌糊涂。

    老公知道这事后,非常恼火。

  他从没有想到我会自作主张,做出这种戳破天的事来!更麻烦的是我还因此背上几万块债务,这些靠我的能力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偿还,必须要他来承担。

  因为这事,他的朋友笑话他,父母也责备他。

    老公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

    那段时间他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以前,晚上睡觉我总会让孩子先上床,因为和老公相偎着看电视,是我最幸福的时刻。

    但现在,老公看电视时都眉头紧锁,我靠过去,他甚至会把我推开!他还动不动把股票亏本这件事拿出来责备我,好像这件事他会记一辈子,说一辈子。

  这件事成为一个沉重的十字架,让我不堪重负。

  我觉得他越来越陌生了。

  口述:小三不过是在为我养男人而已(4/4)  不久,我和一帮女友打麻将,认识了武青。

  他和我老公年龄差不多,我对他就感到特别亲切。

    接触了几次,发现他不像老公那样,老是把我当小孩。

  他听我说话很专注,跟我交谈也从不居高临下,我对他自然有一份好感。

    交往一个月后,他约我出去玩,我没有拒绝。

    他问我愿不愿意当他的女朋友。

  也许是那几年跟老公闹得太僵的缘故,连正常的夫妻生活都受影响;眼前这个男人给了我一种希望,于是,一切不该发生的事情都发生了。

    万万没想到的是,半年后,武青告诉我,他老婆脾气很坏,对他的家人也不好,他要跟她离婚。

  他还真是说到做到,不久,就跟他老婆摊牌了。

    他老婆见到我时,眼睛红红的,才说了几句话,声音便哽咽了。

  说实话,她长得非常动人,看上去并不像他说的那样飞扬跋扈。

    当她说到和丈夫的情感时,居然泣不成声。

  当时,我的心就有些痛。

  我没想到,我和武青在一起,伤她伤得这么深。

  我几乎没有犹豫便答应离开武青。

  口述:小三不过是在为我养男人而已(4/4)  但是我食言了,当武青再来找我时,我发现自己无法拒绝。

  更可怕的是,那段时间,我一不小心便怀了他的孩子,要做手术必须有他的照顾。

    我们单位当时正好在郑州有个项目,我就向老公撒谎说,自己要到郑州去一段时间。

  从家里出来,我就搬到武青为我租的小屋里。

  他陪我去了医院,又用了一个月的时间照顾我。

    武青的老婆发现我们继续交往后,情绪失控,说我骗了她,没有兑现承诺,死活要找我老公把一切都抖出来。

  武青的确是个很体贴的男人,他赶紧安慰我说:如果她敢告诉你老公,我马上就和她办离婚。

  真没想到,他老婆再次妥协了。

    此时我才知道,她是真正爱武青的。

    我养好身体后,武青开车送我回家。

  快到我家门口时,他把车停下,把脸转向我,神情复杂地说,好好跟老公过日子。

  我知道他的意思,他是想告诉我,离婚太伤筋动骨,让我忘了他,两个人都再回到以前的生活轨道中去。

  口述:小三不过是在为我养男人而已(4/4)  所幸,老公一直忙于自己的生意,很少关注我的事情,一切都像没有发生一样。

    故事无法结束  故事并没有因为我们回归各自的家庭而结束。

    武青当时在跟别人做生意,一个合作多年的生意伙伴突然带着他们所有的资金逃跑了。

  而债主又天天找武青逼债,甚至开始威胁他和他的家人。

    这意味着他必须把公司赶快立起来,迅速还清客户的欠款,为此,他以自己的房产做了抵押,开始贷款重新打理公司。

    而就在这时,武青的老婆因为受困于我和他的婚外情,离家出走。

  内外交困,他病倒了,到医院一查,竟然有心梗塞前兆。

    医院要求他住院,说他再来晚一点,人就没了。

    可以想像,那时候武青身边没一个可以交心的人,不然他不会给我打电话。

  在和他交往的这几年,我跟着他料理生意,对相关情况已经熟悉。

    就这样,我帮他代管了公司。

    到前年11月,我凭着自己的智慧终于把一大帮收账的客户搞掂了。

  这个时候,那个出逃的家伙也被抓住了,四十多万元的流动资金又重新到位。

  口述:小三不过是在为我养男人而已(4/4)  因为我参与,武青终于渡过了这一难关。

    那段时间,我们的关系又不知不觉死灰复燃。

  但我还是很诚恳地给他老婆发了一条短信,把他目前的情况告诉了她,希望她能回来看望他。

  一切都是那么出人意料,他老婆在出走几个月后回了家。

    这次回来,他老婆似乎有些变化。

  她不再掉眼泪了,说话有条有理的。

  她首先感谢我为武青所做的一切,接着又说,她想通了,就算留住武青的人,也留不住他的心,等他把债务问题搞清楚,她愿意成全我们,但离婚的条件是,武青必须净身出户,什么也不能带走。

    武青老婆的话让我一夜无眠。

  本来已经决定结束一切,如果她选择退出,我该怎么办?和他结婚吗?那老公和孩子怎么办?我从没深想过这个问题,她的退出却让我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

  在老公看来,瞒着他炒股已是戳破天的事,如果他知道我瞒着他,有一段交往三年的婚外情,他又要如何承受?口述:小三不过是在为我养男人而已(4/4)  其实,武青公司出事,我们复合后,我的压力就陡增。

  一方面我要默默帮他,另一方面我内心又时时有一分煎熬。

  在家里,我必须瞒着老公。

  在他的病床边,我要装作是他老婆。

  在他的公司,我要承受着员工的指指点点。

  也曾想逃避,但因为爱他,也因为有一份责任,我一直硬挺着。

  这一次,他老婆一旦退出,我不仅很难抽身而退,而且势必置身漩涡中心——他会对我说,我已经离婚,就看你的了。

  那么,我到底该怎么做?  我太累了。

  重重压力迫使我不得不做个决绝的选择。

    还有没有残局  那天,我为他公司的事,到宁乡找一个客户。

  因为事情很难定夺,我就给他打电话,要他过来一趟。

  宁乡就那么大,可奇怪的是,武青开车过来时,却找不到我说的地方。

  我们只好在手机里沟通,正说到关键之处,他的手机又断电了。

  和他怎么也联系不上,客户还有事,只好先走了。

  我心烦意乱,只好机械地一遍又一遍给他打电话。

  他充了电话卡后,和我联系上,终于找到我所在的餐厅(妈妈啊啊啊啊)。

  两个人好不容易见了面,却都看对方不顺眼,说了没两句话,就吵起来。

  口述:小三不过是在为我养男人而已(4/4)  我把这些日子的积怨都撒向武青,他也不甘示弱地回击我。

  到最后,他忽然说:你难道以为我们还有未来吗?你经营不好我这样的男人,你只能经营你老公那种人。

  本来就是一场游戏,可我们都没有遵守规则。

  说完,他就冲出门去。

  那已是深夜12点,他一个人开车回了长沙,却把我扔在宁乡。

  那天晚上,我在宁乡找了一家小旅馆住下,哭了一晚上。

    从宁乡回来后,我主动找到了武青的老婆。

  把关于我和武青的一切都告诉了她,请求她的原谅。

  我的忏悔是真诚的,是含泪的。

  她默默听完我所说的一切,语气中显然多了一丝讥讽:其实从一开始,你就应该知道,武青说的没有错,你违反了游戏规则,所以你会受到伤害。

  要知道,你以前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在为我经营一个男人而已,从这点上说,我是不是要感谢你呢?或许是太累的缘故,我还想向她道歉,她却不再让我继续说话了,只是轻轻地说:你走吧,我不会告诉你老公,这里的残局我来收拾……口述:小三不过是在为我养男人而已(4/4)  我麻木地回家了,此后大半年时间,我除了工作就没出过门,但心却始终是悬着的,我总预感到有一天老公会知道我那些过去,那该是一个怎样可怕的结局啊……  采访手记  可以说,大多数人都清楚,婚外恋和正常的恋爱相比,最大的不同是,双方都知道没有未来。

  至少在开始的时候,大家寻找的是平淡婚姻之外的一点佐料,不是寻找归宿,所以免不了带有游戏色彩。

  问题往往出现在最后,某一方对另一方日久生情,于是,生活秩序就会被打乱,两个人的游戏就会变成三个人的战争。

    本文女主人公坦诚地告诉笔者,很长一段时间,她把精力放在武青身上,他的事业,他的健康,他的心情……关于他的一切,她都在操心,而自己的丈夫却被她忽略了。

  所以,武青说得没错,她是在经营他,经营别人的老公。

  到最后,才发现别人的老公远远比自己的老公难伺候——他的妻子可以逆来顺受,你做不到,你的老公可以宽容你所有的过错,可他做不到。

  其实原因很明了,别人那么长时间的夫妻感情,你一插足就给破坏了,你和他不过是露水情缘,又怎能经得起折腾?口述:小三不过是在为我养男人而已(4/4)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2355.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5374.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3734.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3913.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6371.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6642.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2897.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silicone-wristband.com/twa.aspx?4631.html